呂棋昌(主持人): 我是通識中心的老師潘呂棋昌,今天非常榮幸到這裡來為王老師的演講做個簡單的介紹.。王老師有豫劇皇后之稱,她在豫劇方面的努力與成就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因此也獲得了第四屆國家文藝獎的殊榮。王老師從八歲演戲開始一直持續不斷的努力四十年,四十年如一日,國父自立國民也沒有四十年. 這種精神與毅力是非常令人讚佩的。

  豫劇在台灣來講是種表演劇,有人說它是編演劇。王老師出生於高雄,也是在高雄發展的,在海軍陸戰隊飛馬地區的隊裡頭,她是1960年開始參加第一屆的豫劇團的訓練補習班,自立這樣的劇團。我個人對於豫劇其實並不怎麼了解,但是我早年在學國樂的時候有一首國樂的繞口曲,叫做豫北四處曲,那裡頭的片段根據豫曲的介紹是加入了河南梆子的旋律,我覺得太美了,後來在電視上看到就覺得很高興可是馬上被我兒子給轉台。我想我們這一代的人通常都面臨到這樣的一個困境,我跟各位應該是屬於不同的時代,很奇怪,我從小就喜歡看歌仔戲,甚至扮演一下歌仔戲,看布袋戲。後來上大學以後參加國樂社也參加過歌曲社,同期也伴奏,後來也參加南宛,後來對這些也產生興趣覺得實在是很美。中國文學是音樂的文學,中國音樂是文學的音樂,這兩種是相通的。各位看片段有它非常優美的聲段,非常深奧。那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能夠請到王老師來為我們做台灣河南梆子的介紹,梆子戲是屬於比較高亢的韻律,非常的美,梆子在台灣比起金戲是更難得聽到。很難得的機會能夠請到這麼好的老師為我們演講,我們熱烈的鼓掌.,現在就請王老師為我們做今天的演講。我們會先看半個小時的記錄片,這是國家文藝基金會為五位得獎者所做的記錄片,我們今天看的是王老師的部份,請大家欣賞影片。

王海玲:

  老師、各位同學,今天很高興能夠來到貴校跟大家這麼接近。平常在台上演戲離觀眾很遙遠,距離沒這麼近,還有點不習慣。剛剛各位也看了這些報導,那麼我現在來跟各位談一談這個所謂的台灣梆子戲。因為我八點半要離開,所以盡量少說廢話多爭取時間跟大家聊一聊。我要跟大家談一下的就是這個所謂的梆子戲:像京劇、歌仔戲、客家戲都是一樣源起我們中國大陸地方,是傳統戲劇的一種,像京劇這種都是屬於傳統戲劇。由於我們中國大陸地大人多,文化戲曲發展自然就更多元。就拿梆子戲來說,在中國大陸河南有河南梆子,河北有河北梆子,山東梆子,山西梆子,陜西梆子,非常非常的多。他們都以不同的地方語言發生基礎,像這個山東梆子就講山東話,河南梆子就講河南話,像剛剛影片裡頭我跟這位老先生講的就是河南話,我想大家也都應該聽的懂吧,這就是河南話,很好聽的。它這裡有一個很自然的這個嗲聲,聽起來會鼻音比較重但是它還好它不會說像離國語太遙遠,像如果是那個紹興戲的話,它講的那個話就差很遠了,河南梆子它最大的特色就是沒有語言上的障礙,所以就像我們講的,不怕你不懂,就怕你不看,很多年輕朋友一說要看河南梆子就說看不懂,其實一定可以看的懂而且只要你一看你就會喜歡。

  什麼叫做河南梆子呢?在河南這所謂的豫劇,豫就是河南的簡稱。其實在河南的話它還有很多不同的式:像曲子、墬子,那梆子的話它是所謂的大戲。那什麼叫大戲呢?它有很多人物,很故事性的,有文戲有武戲。墬子它就像說書一樣,說唱戲,它沒有甚麼表演,就一個大姑娘拿著手板,琴師在拉,像說書一樣的戲曲。還有曲子是所謂的小戲,什麼是小戲呢?就是談情說愛的啦!所謂的公子哥兒們,在大陸地方都講說女孩子都不准看這種戲,因為它上面有這個色性,有很多大陸姑娘都跟人家跑掉了。因為在以往女孩子是不能演戲的,不像我們現在年輕人你想唱甚麼都行,在古時候女孩子是不能演戲的,要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我講這個梆子曲子可能大家都還霧煞煞,那我先唱一段梆子曲--紅娘,紅娘也是我們這個豫劇最有代表性的劇目,這一段戲叫流水板,我先放給大家聽,一邊唱,用講的可能大家比較聽不懂。

(流水)在繡樓我奉了小姐嚴命到書院去探那先生病情,上繡樓我要把小姐嚇哄,我就說啊,張先生病勢不輕,妳要是救遲慢哪,就要喪命,看一看我小姐怎把事行,一路上把心事盤算一定,急忙忙移蓮步去到樓棚

  這就是梆子戲,大家聽到裡頭有一個梆梆梆的聲音,那就是梆子戲主要的打擊樂器,它非常的輕快,有邊唱邊笑,我就說張先生病不輕邊唱邊笑,像這一種的是比較接近生活的一種表演。那在京戲就很少有這種唱法,這種表演.。剛剛講到河南的戲劇跟曲劇,那我也來唱一小段曲劇給大家聽,這個曲子跟梆子來說,比較談情說愛的比較柔美,梆子比較像流行歌曲那曲子比較像民歌。我想大家也可以唱,我在這裡給大家教兩句唱唱,很簡單。再跟大家介紹,這個曲子是屬於曲牌曲,它是不同的曲牌組成的。梆子是板槍曲,不同的版式:它有半板,二八板不同的板式把它組成的,所以叫做板槍曲。這個曲子就是一個調式一個調式,一曲一曲的,與歌仔戲是蠻像的。等一下要教大家呀呦調,呀呦調其實蠻簡單的,你只要『呀呦呀呦呀呦』,其實這個詞我也不太熟,現在滿腦子都是戲子,年紀大了,頭腦放不下,要看劇本。最後我們看一下第二段叫霄壤淚,它是由滿州調,然後轉剪剪花,最後轉到呀喲調,所屬的呀喲就是那個詞裡面有呀喲,到時候只要『呀喲呀喲』就好了 (大家一起唱)。等一下我唱到這個木橋跨越澄清水中間要接第二句的時候,你們就唱依呀喲,然後再唱到風吹殘花水面飛你們在接下一句依呀喲,我們就清唱,到時候會有點快,先唱滿州調(音樂)

(滿 州)紅雁離去紫燕歸,桃李競艷柳稍垂,一年四季春為貴,哎呀月兒韶,韶光,韶光易逝永不回;
(轉剪剪花)遍野奇花卉,蜜蜂採花蕊,牧童含笑騎呀騎牛背,洋洋得意橫啊橫笛吹;
(轉呀喲調)木橋跨越澄清水,風吹殘花水面飛,青青石邊魚擺尾,鱗光閃閃緊追隨,觸景使人心如醉,一陣花香水縈迴。

  跟剛剛梆子的感覺不太一樣,曲子的感覺比較柔美,接下來我剛剛有講到墬子,墬子是我們通常講的墬子書:一個大姑娘,像我們以前看的連續劇,明初的茶樓酒館,小女生綁著兩個小辮子,拿著手板唱,老師傅拉著那個墬子琴,墬子琴是高的,很難拉,唱也蠻有意思的。唱一段綴子給大家聽聽,這一段是在罵人的,是一個老婆在罵她老公。

(墜子)你枉讀四書唸五經,空中樓閣一呀嘛一場空啊!青天白日你做美夢,祖上可有那墳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烏鴉怎入鳳凰層?鼠頭怎戴烏紗帽?駝背腰怎穿那錦繡絨啊?先天無有富貴命,祖上未積好陰德功。懸崖勒馬求捷徑,咱們分門另住嗯哪嗨,咱們去經營哪!

  其實它都有相同的地方,那個嗯呀、唉呀,梆子也都有那個嗯呀、唉呀。聽起來很多老一輩的人都覺得很迷人,其實也蠻好學的,大家一學就會了。剛剛講到的這些都是屬於河南地區的戲劇,只是因為梆子是大戲,所以我們就以梆子為代表,通稱豫劇,以往梆子就只能唱梆子,現在為了讓唱腔更豐富所以我們把曲子也融入梆子裡面甚至也把墬子也融入了,反正都是河南的東西,讓它更好聽,更有趣。

  講到我們台灣的梆子戲,跟大家談一下就是我們是從四十二年的草創時期,我的老師:張辛於張老師,他們撤退到復國島來,那時候大家就想家,因為沒甚麼娛樂大家就唱唱戲,唱唱鄉音,娛樂一下。那個時候甚麼也沒有,也沒有戲服,也沒有鑼鼓,那怎麼辦呢?大家為了好玩,洗臉盆當鑼,鼓怎麼辦?就拿那個椰子樹,椰子喝了,殼就當鼓咚咚響,那戲服怎麼辦?我們沒有戲服,麻袋面布上畫上畫,那他呢?是黃帝我們就畫隻龍當做龍袍,這樣湊一塊大家演戲好玩。後來到了台灣之後在四十二連那個海軍陸戰隊,有很多老兵,很多都想家,為了要勞軍,被調到這裡來。還沒有開始演戲,那個胡琴一拉,就哭了,很感動。那時候為了勞軍而成立很多豫劇隊,不但有豫劇還有京劇,很多很多劇隊。張老師還有很多很多老隊員,到了四十八年的時候就想到要傳下去,差不多大家年歲都大了,就想到要招生要傳下去。到四十八年到五十七年這段期間,我就是那時候四十九年參加的。很多人都以為豫劇隊是我成立的,因為現在很多像當代劇場,像郭小莊、藍小齊,因為郭小莊成立一個劇隊,我是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就以為豫劇隊是王海玲成立的,其實並不是。我們那時候其實是非常苦的,像剛剛影片介紹的是講委婉一點,其實比這個還要辛苦。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們那時候的訓練方式,早上五點鐘起床,起床以後就到海邊我們那時候是在南港,要對著大海喊喊嗓子,海有水音,非常好聽,對大海喊半個小時,喊完回來就倒立,因為我們臂力要很大,現在肩膀很寬就是當時練的。手支撐著兩隻腳向上,一開始五分鐘不到就摔下來,很痛的,然後慢慢的一點一點往上加,下來以後:下腰(動作示範),腰曾經受過傷,就是練功練的。下腰,練腰力臂力,翻跟斗。我們是九點鐘吃早中餐,吃完之後就上學科,學科的話,那時候很可憐,沒有教材也沒有書本,劇隊的老前輩他還讀書就把課本用手抄的抄下來,課堂上給我們上課:國文、歷史、地理、數學。然後下午我們就練毯子功,毯子功就像影片講的,第一個就叫撕腿(動作示範) ,背要靠著牆壁,坐下來,撕腿跟劈腿不一樣,兩個同學背對背兩隻腳綁著,四十分鐘之後就痲掉了,腿回不來了,扳回來,一到那時候就哭了,那個影片的老先生都不敢看,一看他就哭了,說不講人道,還有一個練靶子功,打刀靶、刀槍等。那個時候很嚴厲我們經常到外面去公演,公演賣戲票,老師對我們很嚴厲,一個人犯錯,全部的人都受罰,這就叫做滿堂胡,全部都要打。馬上就要公演了,一公演就要十天,公演的時候忘戲詞就下台挨打,不能亂吃冰東西因為唱戲詞要嗓子,嗓子很重要,吃冰的就吃啞了,有一個學姐剛唱完吃冰很舒服,嗓子就去了,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所以也是給我們一個很大的警惕。

  那時候我們到處繞,都是自己帶棉被、毯子、洗臉盆、牙刷、牙膏,也沒甚麼飯店可以住。我們老師說他們那時候有多苦,我們簡直是在天堂了,老師以前更苦睡稻草然後要把那個水灑在稻草上養跳蚤,妳睡不著就讓妳背台詞。訓練八年,一開始都演半個小時的小戲後來就演大戲了。我第一齣戲就演花木蘭,當然後來訓練班也就畢業了。五十八年到七十年的時候,整整十二年梆子戲都在整理期。像劇場,本來一開始很多劇場,後來老兵慢慢也就退休了,劇隊慢慢減少,最後也就剩下現在全台灣只有一個:國光劇團豫劇隊。學生也在慢慢的整理,我們本來有好千人,後來老演員也都慢慢的退休了,我們現在國光劇團豫劇隊,所有的演員通通都是學生,在台灣訓練學生畢業之後有留在劇團的我是第一期,我們算是河南幫,但是現在沒有一個是河南人包括我在內。

  我是湖北人,我是生長在台灣,但是我嫁給一個河南人,河南第二代。現在整個劇目也在整理,以前都是演一些老戲,老師從大陸帶過來的。現在這個時代不合時體,都慢慢的在改變,不合時代就把它都改了,也整理了很多新的劇本像剛才影片的中國杜蘭朵公主都是新戲,還有就是觀眾也在整理,以前都是老觀眾,那現在有很多年輕的朋友,年輕的觀眾,學生也都進老劇場來看戲;另外曲牌唱腔也多了很多新的變化,那到了這個七十年以後呢?文陽開創時期,以往在軍中是屬於勞軍,現在也走入社會到很多文化中心去表演還到國家戲院。後來到了七十年之後我們到韓國也到過歐洲。我在九一年得到亞洲最傑出人獎,那也是海峽兩岸第一支豫隊到了國際舞台,在美國林肯文藝中心,我們那時候頒獎,表演,法國、德國都去演出,一直到現在。我們原本是屬於國防部的,在八四年轉到教育部,我們現在的全名叫做:國立國光劇團豫劇隊,國光劇團有兩隊:一個是國軍京劇,一個豫劇,就是我們。

  剛剛跟大家介紹的是梆子戲在台灣整個的一個發展,那傳統劇曲的一個特徵,我想可能各位同學平常很少接觸到傳統的戲劇。傳統劇曲分成這個所謂的歌仔戲、京劇、梆子劇、都是屬於大戲,接下去它的特徵就是,第一它有空間的抽象性表演:關門開門沒有道具,舞台上空空蕩蕩的。沒有門那要用甚麼表演,那麼一抓就抓到門(動作試範) ,開門關門,這就是門了,抽象的表演,所以在舞台上這個騎馬的話,在國外舞台上真的要拉一匹馬上去,費事,還是要拉著,牠發飆了你也控制不住。我們中國人非常聰明,我們的老祖宗(動作示範),這是棍,這是馬,馬蹬,腳一跨,坐在馬上,拿著馬棍了,繞一圈我就從高雄到新竹了,多簡單,這就是抽象寫意的表演。何謂寫意呢?像那個門它都是用生活為基礎,這個戲都是古老的門栓要這麼開(動作示範),現在的喇叭鎖要這麼開(動作示範),坐花轎這個豫劇怎麼表演?沒有東西,沒有道具,用我們的表演。這個轎子我們要有概念,老一輩到大路都是用轎子,那這個轎子就跟我們戲裡面一樣是直的,前面兩個轎夫,中間兩個轎夫,後面兩個轎夫。我們沒有道具就用我們的表演,轎子是長的,轎夫四個人這樣直的,前面兩個轎夫中間,後面兩個轎夫(動作示範) ,上轎,放低,上肩就是扛到肩膀上,起轎囉!稍微放低,上肩了,就是演員要把轎子扛到肩上,那我這個坐轎的人,要怎麼表演呢? 身體在半空中當然不能黏地,搖著搖,你們看的很舒服我做起來很累,腿部還要使盡,邊唱還要跟著節奏,表情要很輕鬆(唱曲子) ,這個抬轎是最累的,所以這個很多表演都只有七分鐘,但是做完五個人滿頭大汗。要把那個意象放進去 ,這就是所謂抽象的表演。

  那還有第二個就是所謂的誠實性與歸範性:傳統戲表演的模式是從生活中演變出來的。它透過藝術化的唱變做答等等的表演型式,把文學跟個歌舞步首結合在一起,所以不管是在表演或音樂上都有一定的模式跟規範。音樂有曲牌,唱歌有版式,不是隨便這樣唱的。打擊也有一定的打擊方式,我們叫鑼鼓器:起轎了,答答答堂(動作表演)。那是配合劇情的需要,它就是一種規範性。所謂程式化的表演,還有所謂演員的角色,也有不同的身段,有所謂的手眼身法步,旦角:蓮花步 (動作),小生、生角:四方步(動作) ,同樣的一齣戲,它就是有一套固定的程式,出場的模式(動作表演) ,穿的服裝也不同,還有比手勢:花旦--蓮花指,小生--小手指不抬高,武生--兩個手指靠攏,花臉--手張大。

  第三個是重頭戲:歌舞、文學、美術、燈光、武功、 雜技等等。藝術結合在一起,綜合性的表演,它不是那麼簡單合在一起就好了,還有各自色彩獨立存在的藝術。比如說:唱戲,戲詞方面它就會牽涉到文學,像散文有固定戲詞的模式,音樂方面也一樣,反正都是要為了戲劇而另外再加工。身段表演,像摘花也是經過舞蹈化的、美化的,比方說,我現在看到這個花很漂亮想把它摘下來佔為己有(動作示範),都要經過美化這個舞蹈化的,還有就是所謂的貴妃醉酒,喝醉酒哪有什麼美的(動作),也都是經過舞蹈化。但是它還是以戲劇為主,不管怎麼樣,都一定要跟戲劇結合。還有音樂方面:它有不同的曲牌,還有燈光,在以往的表演燈光就是白白的,甚麼表情也沒有,一桌兩個椅子是最早時候的傳統表演,現在進化了,燈光就配合劇情,反映演員內心的一個世界。像孟麗君有一場,說她是朝庭內宮一個女伴男裝的奴,孟麗君她其實很緊張因為被識破就要被砍頭了。演員很緊張的時候,其他的都暗下來的,光照到孟麗君這個人物上,突顯她一個內心的緊張。另外像林青焦他要變臉了,試探張三,想不通,然後就變成鬼臉了,那時候本來是白色的燈光,一下子就變成慘綠色,陰陰深深的。還有要把空間畫分開來,我們有一齣戲叫做狸貓換太子,李妃在要犯的時候,她兒子在宮裡在思念自己的媽媽,在舞台上他的媽媽在野外一個劇情,黃帝在宮裡的在另外一個劇情,兩個要把它區分出來,這也是在以往老的劇情裡是沒有的,現在做大的改變。

  另外要跟大家介紹的是梆子戲它的特性,河南梆子第一生槍的部份,最早的時候樂器主要的伴奏有所謂的版胡,像京劇它是用金胡,梆子使用的是板胡。梆子還有比較特別的是它的打擊樂器有梆梆梆的聲音,聲音非常清脆,打擊出來的節奏非常的高亢。梆子它是用松木跟檀木做成的,蠻重的,這是樂器上面的不同的特色。另外這個八清梆在梆子裡頭它是用大本嗓,像京劇就是用小嗓,我們這個河南劇它用大本嗓,老生用二本嗓,男生用假音,它的聲音在真假嗓中間。另外這個唱腔高亢的特色,我們這個河南是源自於大陸北方,他們個性非常粗獷,說話調兒高,嗓門高,唱腔高亢,講話節奏也很快。在台灣的梆子戲也融入了台灣的風俗,習慣比較慢,聽他們講話好像在聽錄音帶,劈哩巴啦講的很快,速度非常的快。所謂的大本嗓,譬如說,學一個大本嗓(唱歌),剛剛說的就是聲腔唱腔非常高亢,另外就是那個節奏的特色非常的輕快,在表演的型式部份,非常通俗活潑。它整個劇目,像花木蘭、紅娘、孟麗君這些戲的唱詞非常通俗容易懂,非常的白話,譬如像王夜鶯她有一句"誰要是想跟我對脾氣,把我的肉吃了我都不心疼",非常的通俗。這些都是非常非常的白話,表演非常的活潑,人物像剛剛影片講的非常潑辣。王夜鶯她有一段戲,她站在台上非常的生活化(唱歌),非常的活潑,非常非常的生動,甚至她在台上脫了鞋就丟皇帝。

  表演另外一個就是生動寫實:河南戲最難最難表演的就是哭戲,我們要演苦戲是真的要掉眼淚,那我為這個哭挨過打。我在小的時候演過一齣戲叫做蓮花庵。我老師是演主角,在劇中我演她兒子,他的媽媽是被她先生誤解跟外面的人私奔,他回來就拿著菜刀要砍他老婆,她兒子知道他媽媽是被冤枉,兒子做勸架。在這齣戲兒子有很重要的角色,他要感動他爸爸,我這齣戲一個晚上哭兩次,一次是前面勸他爸爸不要殺他媽媽,第二次是他媽媽被逼迫沒辦法要出家,出家當尼姑去了。她兒子就要去求他媽媽,求他媽媽回來不要出家,不然就沒有媽媽了,要用眼淚攻勢感動他媽媽,所以在一齣戲裡面兩個半小時要哭兩次。那個時候老師講妳在台上哭不出來,下了台就把妳打得哭出來。一開始頭兩次演戲的時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因為劇情感人,被感動的哭了,老師非常的滿意。我們的戲不是只演一次,那個時候經常勞軍,到哪裡都要演戲,演了十場以後哭不出來,你也知道那是假的。每次一到要演戲從早上就開始培養情緒:我要哭,我要哭,可是就是哭不出來。那哭不出來怎麼辦?那個時候老師叫我們都要留長頭髮,我們沒有留短頭髮的權利,因為那個時候窮沒有經費,沒錢買頭髮,就用自己的頭髮當假髮,這樣一綁就是服裝了(動作示範)。我就這樣趴在她身上,就是這樣坐在那個蓮花台上,最後一場我要去感動她的時候,她就這樣撫摸我,有一段場白差不多半分鐘,我在哭,要感動媽媽,老師就這樣看著我說:今天要哭出來,今天要哭出來。這段話講到一半,我眼睛還是乾乾的,老師就開始抓我頭髮開始加勁,掐到哭出來,到了最後還是哭不出來,眼睛瞪的大大的,一滴眼淚也沒有,心裡就說要哭要哭就是哭不出來,當然下了戲之後棍子就上來了,把我打到哭。一上舞台妳就是要融入劇中,你就是那個寶兒那個兒子。另外一次就是用那個百花油,擦在手上,快到哭了就擦上,我們古裝鼻子是白的,兩邊紅的,眼睛鼻子嘴巴,兩個眼睛一搓,本來鼻子是白的就變成一條黑的,一抬頭還沒到哭的時候,兩個眼睛就一直掉淚,一直掉淚,最後還是給老師劈了。其實這個戲最難的地方,是你不到哭的時候還不能哭,一定要等那個時候.,不像演電影,一個鏡頭一個鏡頭的,要拍的時候先把眼睛弄好了,這個舞台劇不行的,從頭演到尾,用這個取巧的方法絕對行不通,一定要把自己融到戲中。後來我這一段心靈路程非常辛苦,因為我本身是樂天派的,我小的時候甚麼東西學不會我只會跟自己生氣,我都不會掉眼淚,拼命要把它學會,所以你要讓我哭很難,要我笑很容易。我喜歡演喜劇,紅娘這一類的喜劇,開開心心的,劇中人開心我也高興。演苦戲的時候,硬把自己逼到劇中,慢慢的調整自己的演技,後來自己年紀大了,就演老師的角色,也結婚了,有孩子了,看著自己的孩子,假如說今天我本人要出家那我的兒子來求我,我一定很捨不得,這就叫情緒轉移法,就自然而然的哭了。現在排戲不要哭也哭出來,真的感情到了那裡,只要排個戲眼淚就掉出來,所以這個梆子戲它最感人的地方就是非常的生活寫實,尤其是哭戲。唱就像你平常在哭訴.,所以現在我們年輕人沒有這樣哭但是老一輩就是有這樣的哭,哭就是有這樣的一個旋律,唱腔唱戲就是由一般的民俗風俗、民歌慢慢的變觀,非常非常的生動。

  我們台灣梆子戲非常的感人,非常的粗曠,所以看梆子戲非常非常的過癮,我也很喜歡演梆子戲。它不會把你拘謹,譬如說在京劇的話,它就是太過於精緻,把人抓的死死的,不超出範圍,梆子戲老師就給你一個很大的空間,小孩子一上去蹦蹦跳跳就出來了。京戲它還用四方步走出來,感覺這個跟現實離太遙遠了,該哭就真的哭出來,該罵就罵出來,非常非常的生動。

  最後一項是包容跟創新,不只老的劇本創新,像我們現在老一輩的觀眾都說我們唱洋戲,像中國公主杜蘭朵是改編西洋曲歌劇杜蘭朵的,我們甚至於找不是傳統演員出身的演員,像王柏森他是現代歌舞劇的演員,我們也把他請來在同一個舞台上面演出,他也容許他講的是普通話,因為劇本裡他是從演一位從外國來的人,你要他講河南話,他受不了,也不會,所以就讓他講普通話,我們也配合偶爾跟他一起講普通話。結果演出來也受到非常多觀眾的喜愛,這些就是關於梆子戲的一些特色以及表演的部份。

  我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是不是要給大家發問,還是大家要不要再唱一段:《香囊記》中周桂蘭:快流水一串鈴。這一段唱我覺得非常好聽,是我們梆子戲的經典,"這個香囊繡的真好看"。這個香囊是有一個特別的意思,這裡頭講的東西就是香囊繡的東西,所以說這個戲曲要讓觀眾有個想像的空間。這個小小的香囊裡頭怎麼可以繡出這麼多東西來,靠我們觀眾去想像。那我們唱一段,
這個香囊繡得真好看,上邊繡著一朵紅杜鵑,李花白來桃花豔,還繡了一朵並蒂蓮,蓮花兒綠葉子兒,有兩道蕊心細絮在裡邊,繡一對鴛鴦來戲水,金色鯉魚水裡旋,這邊繡得更好看,喝!正當中繡著一個白牡丹,上邊繡得乾枝梅,下邊繡的是水仙,石榴花開紅似火,金黃的菊花滿雙盤,還繡了一對垂楊柳,麻雀鳥啾啾……跳的歡,這個香囊繡得好,怪不得兄弟他心歡喜,手巧心巧比我的人更巧,怨不得兄弟兄弟他把病煎,叫老弟你莫心煩,這件事兒姐姐承擔,我把香囊拿回去交給那妹妹她看看,她若真是王定雲,咱多方託人去把親攀,小兄弟你把心安,喝熱湯喫頓飯,莫煩惱心放寬,這件事都有姐細查盤。

在台上它就是一句接一句的,所以在台上要是忘詞就很慘,現在為什麼說不怕你看不懂因為兩邊都有詞。我們老師那一輩,他們唱戲很輕鬆愉快,沒有字幕,高興唱哪就唱哪。今天高興嗓子好多唱一會,嗓子不好刪減一些,觀眾也不知道。那時候拉胡琴的老師傅他也沒有譜,他們都認識十幾年了,很有默契。今天嗓子好拉警報;今天嗓子不好,就降下來,所以早期唱戲很輕鬆愉快的。到我們這一輩,一開始唱詞有翻成字幕,因為有很多年輕朋友聽不懂,老觀眾都不看戲的,他聽戲欣賞你的唱腔,年輕的觀眾不同,他看你身段的表演,光聽不夠他看。唱詞最近這兩年,都有道白給年輕朋友聽得懂,我們很可憐的。河南話鄉音太重了,我們為了讓年輕朋友可以欣賞,就把道白說話的部份也融入了,所以現在只要出場張嘴不管唱、念兩邊都有字幕,一邊怕觀眾看不到,另一邊也打了字幕.,不管唱詞、道白都有幻燈字幕. ,再次強調,不怕你不懂,就怕你不看,只要你一看就一定會喜歡。所以我們現在真是膽戰心慌,只要念錯,觀眾都知道,就在字幕上。我跟你們講一個笑話,我們那個打幻燈的一個老先生,我們演員難免唱錯會想不起來,老師也講過一句話,在台上你寧可亂唱,也不可不唱.,可是我們那個打幻燈的老先生是個山東脾氣,我們唱錯了,他字幕就不給你打下去,反而回過頭來跟觀眾說他唱錯了,所以現在我們唱戲都很慘。希望我們年輕的朋友有空的時候,多關心我們中國古老的戲劇,這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我們中國人的智慧非常的高,身為一個中國人非常值得的驕傲,這麼多不同的劇種,每個地方,不管熱的冷的,都有十幾種不同的戲,多的看不完的好戲,所以我們的東西要我們自己要去珍惜。


潘呂棋昌: 我們今天看到的就是老師既說又唱身段的演出,確實是國寶之類的演出,王老師的造詣也是大家有目共賭的,因為時間的關係,如果各位有問題請舉手發問。

問: 我想請問一下老師妳有沒有覺得中國人的唱腔跟外國人不太一樣?像外國人他們唱戲的人有兩百磅、三百磅的。我們唱戲的人比較閒情比較瘦,而且我們的動作都比他們要更多,所以他們常常在很驚訝的說,為什麼中國人可以唱的時候還要跳,消耗體力很大,那平時在做這個台展,有沒有甚麼特別之處可以達成這樣?

王海玲: 我們就是這樣,我們要求的就是身段跟唱,要同時在練。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厲害就是厲害在這裡,他們就是一個人站在那裡啊啊啊的唱。現在尤其在大陸他們也有一部份是用美聲的唱法,他們也藉用那種方式,像以前的話,其實我們也是用丹田,只是我們現在沒有一個科學的教育方式可以完成整個的一個模式,只是還是照老師一句一句口傳接受的,老師教我們怎麼唱我們就怎麼唱。身段就是你一邊唱一邊就要懂身段,這個難就是難在這裡,那我們也沒有太胖,剛剛看杜蘭朵的時候,就覺得杜蘭朵好胖喔!還是我們中國的杜蘭朵比較好看,苗條一點,所以就是我們要勤於練功,我們要練基本功,所以說台上要三分鐘,台下要三年的功夫,就是我們這樣走腳步跑一場,最消耗體力的就是這樣跑一場,走腳步,正圈跑十圈反圈跑十圈。我們練功之前要跑一場,收工要跑一場,練你的底氣。還有就是打靶子,對打,它有一個固定的程式,我們有快槍、小快槍、大快槍、小舞套.。它有不同的打法,我們就要整個都練,像打籃球訓練體力一樣,練完之後還要耍一遍:刀花、槍花、小快槍、大快槍,耍完了再跑一次,讓你很累很喘很喘的時候在讓你唱,就是練你的底氣。

問: 根據以前的訓練方法,妳覺得現在學生的素質跟以前的學生比起來有沒有比較差?

王海玲: 不要說在我們之前這個就已經突顯出來了,像復興劇場的第一期,每個劇校都是第一期的最好,怎麼說呢?因為現在的年輕朋友不肯吃苦,也不是怪他們,是整個大環境都這樣子,大家都是心肝寶貝,我們老師都是愛的教育不能打罵.,我們那時候老師把你劈,手伸直,他話還沒到棍子就上去了,要求非常的嚴格。現在的小朋友給你拉四五下,你再說重眼睛就紅了,你再說重就不幹了。我們現在都哄著他們因為沒有人學,太苦了,最主要是沒有甚麼出路。整個豫劇隊就剩下我們一個劇隊,京劇就剩下兩個劇團:國光劇團還有就是復興劇團,馬上國光跟復興又要合併。沒甚麼出路,小孩子不肯學,在我們那個時候都是,我是鬧革命,我的一些同學有的都是單親家庭,家裡的孩子太多,父母受不了,就送去學戲,反正是公家的又不用繳學費,有吃有喝有住的,教八年孩子也長大了,家庭的因素,現在包括大陸的也是一樣,也是學戲的人慢慢變少了,這也不是好現象。以後再來的年輕人想看好戲也看不到了,很悲慘的。

問: 我想請問一下,妳常常都要到國外去演出,這個演出因為我們台灣的民俗風俗跟國外是不一樣的,那妳會不會考慮到劇碼?要怎麼跟觀眾取得共同的想法?

王海玲: 其實藝術是相通的,雖然民族風俗不同,出去都有打字幕,到美國就打英文的,到德國就打德文的,像我們到德國去,戲碼也要調整,總不能演那種古老戲,三個人就抱在那裡唱,老外一看他也欣賞不了。這個選一些比較有身段的表演,他們就喜歡那個猴戲,演猴啦、大花臉、鐘魁。像我們演黃伯虎點秋香,有現場當場畫畫,他們也看的目瞪口呆,Chinese太厲害了,在台上演還可以畫畫,不可想像的。還有像香囊記抬花轎,比較特別點的表演戲碼,也非常受觀眾歡迎,甚至比在台灣還受歡迎。像我們在德國,百分之八十是德國人,該笑的時候笑的可大聲了,真的是看得懂。

問: 想請問老師一下傳統上感覺就是學戲好像都是從小開始學習,有沒有大學或是研究所可以學的?

王海玲: 可以啊!但是武的方面就沒辦法,只能唱文戲。我們現在有一部份就是從國中開始教,在我那個時候我是八歲開始學,差不多國中,因為其實八歲也是太小了,像現在的小孩八歲都還不會穿衣服,像我們現在都是四年級,要超過五年級剛剛好。因為小骨頭比較軟容易扳直,像你們各位這樣的年歲有點困難,那就是唱文戲,身段方面可以,文的、舞蹈方面都可以,各位有興趣也歡迎你們去學。

潘呂棋昌: 今天我們有一場非常豐富的戲曲演講,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到此結束了,我們也希望以後有機會再請王老師來給我們演講。如果王老師有演出也希望各位去看,實在是太美了,我個人是非常喜歡的,我想各位也有同感.。我們用熱烈的掌聲來感謝王老師,謝謝各位。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