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凱信 ─ 沉默是一種清醒的狀態 . . .



1963年生基隆市人
幼隨國畫大師趙靈芝女士習西畫多年
又隨社會潮流浮蕩日久,憤世嫉俗,學無所成 ...
1993加入季風藝術群同年參展季風會展,展出作品差強人意。
1993-1998先後參展地方美展與季風藝術群聯展,然再接再厲,自我磨練,捨棄過往。
1999大道藝術館個展
現為自由插畫家,作品散見報章雜誌。

  嚴凱信,在他的畫作裡,總是能感到一絲絲哀愁與孤寂的氛圍,作品中不斷出現的地平線與翅膀、沒有性別的軀體、如夢似幻的異世界…,像是述說著一篇又一篇屬於成人世界的「童話故事」,又像是飄浪的旅者,踽踽獨行在永無止盡的天地之間。雖然嚴凱信作品裡柔媚調和的色彩,帶給人們第一眼"甜美"的驚艷,但等到眼光常駐、細細留連之後,甜蜜的滋味轉化成眼底的苦澀,因為每個人隱藏心中不為人知的惆悵,彷彿從嚴凱信畫中找到了出口,緩緩的流洩滿溢。

  對於自己的作品,嚴凱信有這樣的詮釋:「藝術就是德性的昇華,作品與作者是一體兩面。所以我的作品沒有批評、沒有諷刺、沒有秋日餘輝討喜的驕態,也沒有百花爭豔的富麗。有的只是自我的探索與反省自己無窮盡的慾望,我喜歡凝視地平線,我似乎看到了自己變成飄揚在遠方的白雲……」因此,每一件作品記錄了他自身每一段的創作歷程,同時也是自我心療後所殘餘的"藥渣"。如此"藥渣"正是撫慰人們心靈的良方,與通往奇想世界的單程車票。


創作自述
  ﹝2002 06 05凱信於基隆﹞

  我的作品會給你一種淡淡的寂寞與孤獨..也有朋友調侃說看你的畫得先吃顆百憂解..確實..我的作品不全然是大家都看得懂..但是確感覺得到..

  也許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太久.. 生活充滿不確定的因素.我不能殘忍要求別人分享我的感覺.批評也不能解決問題,藉著作品一件件的完成也許是短暫的.. 尋求自我的圓滿。

  人為什麼要旅行?是我一直在思索的問題.. 有這麼樣的一句話,我不知道前面有什麼,但我肯定留在這裡什麼也沒有… 這也是為什麼我的作品不斷重復出現地平線、與翅膀.. 我不喜歡去批評與諷刺不喜歡的事物。儘管我曾經如此,我發覺那不能解決問題,只會更增加問題.. 藝術就是德性的昇華,作品與作者是一體兩面.. 所以我的作品沒有批評、沒有諷刺、沒有秋日餘輝討喜的驕態,也沒有百花爭豔的富麗,有的只是自我的探索與反省自己無窮盡的慾望。我喜歡凝視地平線.我似乎看到了自己變成飄揚在遠方的白雲…

  我的作品記錄了我這一段創作歷程,也是自我醫療的藥渣。在一次畫家朋友們討論我的一幅油畫作品,“經驗”時一位學佛的朋友把我拉到一旁小聲對我說:你模特兒的手畫錯了,怎麼兩隻都右手?快點改過來吧。我說:我知道啊,可是你不用偷偷地告訴我呢,你可直接說沒關係,我隱藏了錯誤並不表示錯誤就不存在啊。我知道朋友出於善意,我也決定不去修改它,就讓那畫裡的模特兒一直有著兩隻右手…

  有一次我在桃園大道藝術館開個展,由於地緣的關係有很多出外的遊客下車後匆匆忙忙進來館裡繞一圈眼光喵一下館內四周就匆忙催促其他人快點進行下一個遊程,有太多這樣的人,來來去去不斷的尋找新鮮與刺激。我想起了旅行的人,爬過一座又一座的山,每座山後都是一樣的山,什麼時候真正停下來看看自己..

  也因此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我跑到大陸人民收容管理中心〔靖廬﹞開畫展,飄洋過海的旅人,被困的旅客,是否與我的作品有所對話.. 朋友告訴我說有人看了掉淚,真是罪過,我利用了別人的脆弱時刻。


首頁主題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