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目詳細資料

牧羊女(一) (查詢人數: 1720 )
作詞者 作曲者 編曲者 調性 節拍 曲速 曲式
鄭愁予 蘇森墉 羽調式 4/4拍號 Lento(緩板) 詩節曲式(三段式)
歌詞內容
那有姑娘不戴花喲!那有少年不馳馬喲!姑娘戴花等出嫁,少年馳馬訪親家。唉那有花兒不殘凋喲?那有馬兒不過橋喲?殘凋的花兒隨地葬,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啊!當你唱起我這支歌的時候,我的心懶了,我的馬累了,那時黃昏已重了,酒囊已盡了。
曲目解說
此曲的風格略粗曠、豪邁。前奏顯示這是一段很悲傷的情感,每分鐘只有50拍,是極沉重的。這種情緒只有四小節,便明顯的結束了。接著來的曲調相反,它快樂地跳躍著,導出歡愉歌聲。那是一段過去的經歷,展開塞外的風光「少年馳馬、姑娘帶花」,這般愉悅的季節才剛到,然而瞬間消逝了; 接著「花兒已殘凋、馬兒已過橋」,一如「馬兒已累了、黃昏已重了」,最後象徵愛情也盡了,這般無奈的結局,人人必須接受,音樂就是詩人從歡躍的天空降下來,從地面降入地底下的。人生真正快樂的日子,就像夢一般地。中間這段民謠,結局都是一樣傷感的。原創作牧羊女(一)的結音是在低音譜表第三間E音,表現深沉之感,後感到人聲難以唱到這麼低,所以牧羊女(二)將此音改為低音譜表的第五線A音。(蘇森墉撰寫)

前奏:慢板的速度開始,低沉的低音由淡而濃,由輕而重,在二度及四、五度重疊的和弦下加上曲調本音的變化,使前奏結束在商調式的四度重疊合聲中,暗示「詩人的心懶了」、「馬累了」、「黃昏重了」、「酒曩盡了」,這瑟憂慵懶的心結全然呈現。這時「歌聲」結束了…。
第一段牧羊女的歌聲:在稍快的行板下,吟唱式的曲調,豪放、企盼、興奮顯示「姑娘愛戴花」、「少年愛騎馬」。以小調式的羽音高亢地帶起一個高潮延宕,接著在一聲「哎…」的感嘆下,調式轉換成G宮調在轉入A羽調唱出「那有花兒不殘凋…」,然後,再以D徵調轉向「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連續的調式轉換表示歌詞強烈對比,再加以伴奏左手以跳躍的和絃音型,不規則的節奏,右手則以四連音對位,左右手的音域對比,音型對比,亦同時將詞意展現,實令人有強烈的壓迫感,感歎生命之無常。(本解說由駱正榮老師撰寫)

參賽/演出紀錄
 
附註
 
樂譜 1 2 3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