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目詳細資料

天窗 (查詢人數: 2324 )
作詞者 作曲者 編曲者 調性 節拍 曲速 曲式
鄭愁予 蘇森墉 F調 6/8→2/4→6/8拍號 Allegretto(稍快板) 三段式
歌詞內容
每夜星子們都來我的屋瓦上汲水,我在井底仰臥著,好深的井啊!自從有了天窗,就像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忍不住的春天。星子們都美麗,分佔了循環著的七個夜,而那南方的藍色的小星呢?那藍色的小星呢?源自春泉的水,已在四壁閒蕩著。那叮叮叮叮有聲的陶瓶還未垂下來。啊!星子們都美麗,而在夢中也響著的只有一個名字,那名字自在得如流水。
曲目解說
在冷靜空虛中,有異靈在潛動著。詩中的房子在「好深好深的井底」,他在那裡「仰臥著」— 物化了多少歲月,他被埋葬在井底下,他無感於時間的流逝,無視空間的異動。但「自從有了天窗」,就像他「親手揭開覆身的冰雪」,「北地的冬天」特別冷又長,他忍不住打開「天窗」,於是他看見「美麗的星子們」,他們都已分佔著自己的位置。他要找的「那南方藍色的小星呢?」不見了﹗她該出現了,那象徵愛情的「春泉的水」,已在四壁閒蕩著,偏偏他所等待的人卻沒有來。只要那「叮叮」陶瓶聲響起,他便知道她來了。星子們都很美麗,而詩人夢中所呼喚的那一個名字,彷彿與生俱來,不用介紹,你一見面便叫得出來。
第十小節是描述他所仰臥的地底那一層,所唱出來的歌聲。第十一至二十小節,在我僵臥的身體之上,開了個井,我便成了「北地忍不住的春天」,愛情忽然從天降來,促使他一心尋找那藍色的小星。(蘇森墉撰寫)

蘇老師似乎酷愛鄭愁予的詩,三首藝術歌曲創作中,有兩首是選自鄭愁予的詩,探其因一則愁予的詩境純美有赤子的想像力,亦有老僧入定的禪境;一則愁予的詩、文字的鋪陳流暢如優美之旋律,字句的韻動有著充滿動力的節奏;朗誦起來,隨著文字的張力與脈動,其意境渾然天成,如詩人亞弦引介法國詩人席勒的話:「一首好的詩每一節每一行,均是由它自己來決定長度,其韻律和節奏,也是按照其內在生命成長的必然性而形成…」(民90年9月27日聯合報副刊,亞弦:從穿衣服到寫詩。)
「天窗」在樂曲創作上,蘇老師選擇了一個中心意像來貫穿,這背景的大衣,即是「星空」。樂曲開始,用平行五度(協和但幽遠)的進行,在高音區和中音區交錯,如夜空中星子的閃爍,描述著「每夜星子都來屋瓦上汲水」。
第二段:伴奏音型將兩個五度音程重疊型形成一個將特殊音效,協和的律動,陳述著「揭開覆身的冰雪,我是忍不住的春天。」
第三段:快速的黑白鍵交互流竄,像「美的星子,分佔七個夜」;而加裝飾音的八跳音,像「藍色的小星」在銀河深處訕笑。
第四段:用半音階下行的音型,加上平行完全四度「星子」音型的轉位在高音區與中音區交錯,其音效猶如「青春的水,已在四壁間蕩」。接著加入裝飾性的三連音音型(前段「藍色小星」音型的變奏),描述著「叮叮有聲的陶瓶」。
第五段:流竄的星群再現,引出平行四度音型,描繪著「美的星空美的像一個名字」,最後流竄的音型不再加入黑鍵,星空頓時明亮起來,像流水般清澈,正說著:「那名字自在得如流水。」
樂曲雖然有五個樂段,但可將第一、二段合為第一部份;第三、四、五樂段合為第二部分,因此全曲來說,是一個大二段的結構設計。另外,曲調的設計是以F音為中心音的調。第一段:以F音起調但以Eb大調為架構;第二段,由Db大調轉入B大調(遠系轉調),張力十足。
第三段則每一句詞配上一個調,由C大調轉入E大調再轉入A大調。第四段調性由A大調轉入D大調再回A大調。第五段調性則由前段的A大調透過間奏轉入E大調,由E大調經F大調、Bb大調,終於又回到樂曲開始的F音調中心。全曲轉調頻繁,色彩繽紛,但曲調卻流暢,,是中心音手法極佳的範例。(本解說由駱正榮老師撰寫)

參賽/演出紀錄
 
附註
 
樂譜 1 2 3 4 5  手稿首頁  下載全部手稿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