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台灣音樂界奇女子-林氏好

【生平小傳】

一、社會運動者的妻子


林氏好於1907年陰曆9月9日(重陽節)出生於台南,早年喪父,由母親撫養長大。畢業於台南女子公學校的林氏好,接受了教員養成訓練之後,進入當時的末廣公學校(台南第三公學校、今進學國小)擔任音樂老師,一方面也在台南管絃樂團擔任第二小提琴手,又進入台南第二幼稚園擔任保母。1923年經由學校的同事介紹與當時活躍的台灣社會運動家盧丙丁結婚。盧丙丁此時已熱衷於抗日運動,而林氏好對這位年輕人的熱誠與抱負頗為仰慕,文采洋溢的盧丙丁亦為藝術知音,兩人情投意合,於是在1923年7月7日共結連理,婚後育有兩子。

1927年台灣民眾黨成立,盧丙丁負責宣傳部及社會部的工作,並擔任台灣工友總聯盟的中央委員,台灣民眾黨後來被迫解散,盧丙丁也被捕入獄,1932年之後音訊中斷,傳聞可能受酷刑後被關入痲瘋病院,約於1934、1935年間被遣送至大陸廈門。林氏好因身為台灣社會運動家之妻,於1928年被迫辭去台南市第二幼稚園保母一職,轉入信用合作社擔任秘書。之後她曾發起組織台南婦女青年會、加入由台南女詩人組成之香英吟社、也在台灣新民報舉辦的台灣州、市議員的模擬選舉中,被選為台南市議員,可說是當時社會上極為活躍的女性。

二、輝煌的歌唱事業

在夫婿盧丙丁遭捕失蹤之後,林氏好遂專心於歌唱事業的發展。林氏好自小喜歡唱歌,但並未正式進入音樂學校就讀,音樂上的優異表現全靠努力自學而來,十分難能可貴。她在音樂方面的啟蒙要感謝當時的基督教會,小時候曾經在台南太平境教會受洗,常與教會人士一起彈彈唱唱,埋下了日後走向音樂之路的種子。1932年林氏好以一曲「紅鶯之鳴」走紅,先後進入古倫比亞及太平唱片公司擔任專屬歌手,陸續灌了「琴韻」(廖漢臣詞、鄧雨賢曲)、「怪紳士」(李臨秋詞、王雲峰曲)、「月夜愁」(周添旺詞、鄧雨賢曲)、「咱台灣」(蔡培火詞曲)等暢銷唱片。

1932到1937年間,可說是林氏好在台灣歌唱界的顛峰時期,她不僅灌錄流行歌曲唱片,也經常在電台演唱,並以女高音的身分巡迴各地表演。她的音樂會由1932年的台南獨唱會揭開序幕,繼而又有1933年的台南市公會堂演唱會、1934年台南音樂會、鹽水街音樂會、台南放送局演唱、屏東演唱會…等。1935年2月,在太平唱片、台中新報社及鄭有忠領導的管絃樂團主辦下,她又展開全島的巡迴獨唱會,足跡遍至嘉義、彰化、台中、台北、新竹、台南等地。林氏好對台灣社會的關懷之心不落人後,她在震災發生後,隨即在5、6月間與有忠管絃樂團在台南、台東、花蓮等地舉辦震災義演音樂會,積極參予救災活動,以歌聲來撫慰失所流離、恐懼悲傷的人心。從當時她的各場演唱會的曲目來看,可以證明林氏好並不是一般的流行歌手,她除了演唱台灣及日本民謠之外, 也演唱一些世界名曲,如「歸來吧!蘇連多」、「野玫瑰」…,以及歌劇「風流寡婦」、「塞維拉的理髮師」等,可說也是一位演唱藝術歌曲的女高音。她不僅以台語演唱,有時也用日語,因其動人的藝術才華,再加上灌製唱片的緣故,在台灣和日本兩地都享有相當的知名度。

雖然在歌唱上的卓越表現受到大家的肯定,但林氏好希望能夠精益求精,更上一層樓。因此,在歌唱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林氏好於1935年6月隻身前往日本,成為知名聲樂演唱家關屋敏子的入室弟子。她一邊學習、一邊參加巡迴演唱會,賺錢寄回給台灣的家人。後來關屋敏子因家庭事故,不幸自殺,由關屋敏子的師妹原信子繼續指導林氏好,使其技藝大增。這段時間她也曾數度回台,探視家人並舉辦演唱會。林氏好在前往日本學藝不久後,又將她從小撫養的女兒,後來成為大媳婦的林香芸帶至日本,並讓她上松竹俳優學校。之後又將母親、弟弟及兩個兒子接至日本一起生活。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林氏好一家人滯留日本,為了維持家計,並且讓孩子們好好唸書,她一方面加入日蓄唱片公司,擔任日蓄輕音樂團的團長,到各地演出,這個團體的性質較類似於綜藝團,除了歌唱之外,也做舞蹈、滑稽劇…等各種節目的表演;一方面到工廠教授一些鼓勵生產的歌。林氏好在日期間曾經在藝能文化聯盟修習歌唱技藝,也是演奏家協會及日本音樂文化協會的會員,為了在異國的音樂界生存,也為了全家的生活,可以看出她十分積極的投入當地的音樂活動。

三、從幕前到幕後

1944年大戰末期,林氏好擔心自己台灣人的身分會有所不利,於是帶著一家人離開日本,前往東北滿洲國新京市,擔任新京交響樂團的專屬歌手。這時在日本學藝的媳婦林香芸羽翼已豐,還曾與林氏好在當地的中山堂合作表演,因為她們是南部人,所以當地的朋友就將她們的表演團曲名為「南星」,這樣的表演模式後來一直延續到她們回台灣之後。1946年台灣光復,林氏好和家人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的長春、瀋陽、遼寧支團,由東北沿途一路表演,慰問國軍,賺取生活費。當時的時局混亂,有了勞軍的證明書,她們一路上也省去不少麻煩,前後歷經一、兩個月的時間,終於回到了台灣。
此後林氏好幾乎不再做職業演唱,轉而退居幕後,成為家族歌舞表演事業「南星歌舞團」領導人,同時也從事音樂的推廣與教學。1947年南星歌舞團陸續在台灣各地糖廠舉辦勞軍活動,林氏好的獨唱和林香芸的舞蹈,成為演出中的重要節目。1948年,本著對這塊土地及人民的感情,林氏好參加了蘭陽水災的賑災活動;同年,1948年林氏好從台南北上搬至汐止,曾任職汐止中學,之後又在北投民眾服務社工作,並獲聘在泰北高中教授音樂,林氏好的長子及媳婦林香芸也分別在該校教授音樂及舞蹈。辭去泰北中學的教職之後,她們又遷往新店安坑,在那裡創立「林是好歌舞研究所」,而林香芸繼南星歌舞團後又成立「林香芸舞蹈社」,林氏好和媳婦共同合作訓練團員,靠著一些勞軍及演出的收入來維持歌舞團的開銷。

林氏好在當時是歌舞表演界的知名人物,例如台灣省新聞處在1948年舉行的第五屆戲劇節慶祝大會,準備表演話劇、平劇、歌舞劇、雜劇等節目,就邀請了她擔任籌備委員;同年12月10日所舉辦的台灣省博覽會,林香芸舞蹈社也參加了全省舞蹈家聯合表演;「推行新生活運動」的促進會籌備會議,也邀請林氏好出席。1954年林氏好遷往北投定居,漸漸退居幕後工作,以一個家族歌舞團領導人的身分,帶著媳婦後來所創辦的「香芸民族舞蹈團」,安排到各地演出。1961年林氏好發現舌頭上長出腫瘤,開刀之後檢驗出為惡性,後以草藥治療,病情漸癒。

1991年林氏好因罹患多種糖尿病併發症病逝於淡水馬偕醫院,享年8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