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 念 楊 英 風 大 哥
楊英鏢

  首先感謝交通大學暨楊英風藝術教育基金會聯合主辦這樣的一次「楊英風國際學術研討會」,有機會邀請國內外學術界相關學者、專家、以及英風大哥之故舊、學生及相關人士來參加這樣的一個盛會。同時也讓我有機會參加這個盛會,談談我對英風大歌的情懷。

  對英風大哥的逝世,我有雙重的痛心,一是我痛失自己的長兄,二是更為痛惜的,是在當今的世界裡,失去了一位代表二十世紀東方藝術哲理最優秀的藝術造型大師,這不僅是東方藝術界的重大損失,也是東、西雙方藝術界的共同損失。因為宏觀近代的西方現代藝術空間觀念的演變,已明顯的向東方藝術哲理的空間觀念靠近,顯然現代的藝術潮流是西方的藝術家越來越需求東方藝術哲理的空間觀念。在這點上,西方藝術家很自然地在關注英風大哥的藝術哲理與造型成就,特別是近幾年在橫濱幾次NICAF展和英國皇家藝術協會主辦的「呦呦楊英風景觀雕塑特展」,以及「日本箱根雕刻之森美術館楊英風教授個展」都具體展現了英風大哥的東方空間哲理的造型藝術在當今世界藝壇裡所代表的現代的前衛性造藝,反而我們自己東方的藝術家對英風大哥藝術哲理的認識卻不如西方藝術家那樣站在東西對比性立場上感受那麼深刻。

  我小時九歲到十八歲的青少年時期和英風大哥有過十年的共同生活和共同學習美術的經歷,這十年間的歲月是在古都-北京渡過的,在英風大哥的回憶錄中曾敘述到他深受東方傳統藝術的薰陶,指的就是在北京的那個年代。我們兄弟(還有二哥)經常一起到古都傳統美的大自然中去寫生,兄弟一起渡過了藝術人生的搖籃期。

  我極為敬佩英風大哥,他青少年時期就每天記日記,重視每天的學習收獲和對生活的想法以及人生的意義。我從青少年時期就追隨英風大哥,但是二次大戰的結束,兩個哥哥先後回台,之後,不料時局巨變,我與父母因遲走一步,隔留在大陸。誰知這一別三十三載,人隔兩地無法通信,音息全無,而那些英風遺留下來的十年間的日記本,便成了我在闊別三十三年中思念英風大哥時最親切的讀物,從中體會到他早在北京的年代就有了感受中國傳統美的萌芽,直到我52歲那年才得以東渡日本,與英風大哥闊別三十三年後在東京重逢。

  東京的多次會晤,英風大哥講給我聽許多中國藝術哲理,共同談論如何進一步推展中國藝術的現代化。大哥的空間理念開闊了我的人生視野和獲得更新的藝術理念。於是我在日本金城大學擔任美術學科教授,任教膠彩畫課的同時,自設了「英鏢藝術研究所」專研唐風膠彩畫的現代化,使我在日本18年的藝術創作又前進了一大步。

  英風大哥對我藝術創作非常關心,我在四年前回台定居時,英風大哥讓我住在他的美術館,並且讓我在「楊英風美術館」舉辦長期的「楊英鏢個展」展出了我四十多年來每個時期的全部代表作。英風大哥在個展簡介的一篇序言是這樣寫的:

衣錦還鄉

  英鏢小我六歲,稟性開朗、善良,四歲隨父母去東北。他八歲時,我到北平,再度歡聚,直到我讀大學。他一直喜愛繪畫,進取、好問,深刻的藝術體驗昇華我倆契入靈性交往,感情與時諧增,更勝幼年。光復後,我回台,他留在父母身邊,哪知山河阻隔,一別即三十三載!在日本闊別重逢才知,他時切懸念並保藏了我在北平時代十年的全部日記本,在文革期間這是何等不易!

  我在東京美術學校唸建築,他後來選擇上海同濟大學建築系,跟我走同樣的路。近年,多次東京會晤,我告訴他許多中國藝術哲理,他一貫認真聽取,共同盡力推展中國藝術的現代化,我們樂觀地相信;中國藝壇的前景是光明的。

  今天他在日本已獲盛名。畫風嶄新,也受到國際重視。他的聲樂家夫人一直全力支持英鏢,他的繪畫受其影響,充滿了樂音情感與奔向希望的生命力。

  今,英鏢因回鄉機緣,舉辦個展,致請專家惠賜指正。

  英風大哥對我如此理解和關懷是給了我藝術創作上無窮的動力。我不但要永遠學習他的藝術哲理,我還要吶喊所有東方的藝術家不要落後於西方藝術家對東方藝術哲理的學習熱潮,惟有深入學習,並徹底認知我們自己東方藝術空間觀念的真髓,才能真正推動世界藝術走向正確的方向。

  我現在在國立花蓮師範學院,除了教美術專業課的學生之外,還給其他科系的學生上「通識課」,講:「我的藝術人生」,當然在講我的藝術人生必然講到英風大哥給我的影響,我把高深的東方藝術哲理的空間觀念盡量用容易懂的語言加上各種圖片資料,特別是把英風大哥的景觀藝術作品也作為講解的一個重點,讓同學們更多的瞭解現代藝術的潮流,讓更多的同學理解東方藝術理念在世界藝壇上的重要地位。

  以上,也是我真誠祝賀這次舉辦「楊英風國際學術研討會」的衷心願望。再次祝願本大會的圓滿成功!

  謝謝各位!

寫於英風大哥逝世三週年舉行
「楊英風國際學術研討會」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