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哥 與 我
陳英哲

  楊英風教授是我的胞兄,他出生台灣宜蘭,幼年因父母到滿州(中國北京)創業營商,幼小就留在外婆家受照顧,直到父母事業安定後,隨父母居住東北。

  楊英風教授是大哥,二哥及三哥之出生,母親都特地回來台灣生產,且與大哥一樣,幼年交給外婆照料,稍長再隨父母到東北。而我的出生,因來不及返台,就在瀋陽出生,滿月後抱回台灣,仍請外婆照顧。但正因舅舅無子女,加上母親的姊弟妹感情深厚,也感恩外婆照料三位哥哥,我就照台灣習俗,過繼給舅舅陳家作後嗣。

  我初中畢業後,從鄉下的宜蘭到台北,考上高中,開始寄居在大哥家中,一直到當兵,這段與大哥相處,也有七年光景。而這段期間,正是我大哥,人生最艱辛的一段;現實社會的困擾與理想的搏鬥,尤其在那時候,藝術被一般社會漠視的年代,我的大哥仍然堅忍萬難,一直堅持對藝術熱誠工作。白天接受藍蔭鼎先生的提拔,在豐年社做編輯工作,豐年社是出版農村的刊物,他應用了美術的專長,在刊物上發揮了鄉土藝術的風格,並進一步開拓本土藝術。下班後及例假日,就執迷於塑造、創作,每天直到深夜,日復一日,從不間斷,專心一意,幾乎除了藝術、上班外,並沒有去享受其他任何娛樂,其實,在他心目中,藝術之創作,就是他最高娛樂。經濟狀況雖不好,但他的精神所獲非常豐盛,因此他能一直保持神采奕奕。當時我雖年少,但從我大哥身上,就能體會出人生快樂的源泉。

  我從純樸的鄉下,來到台北,與大哥同居的七年時間中,除了潛移默化地,接受藝術的薰陶外,最讓我印記在心的是;在不合現實社會的需求環境與壓力下,仍然對他自己喜歡的美術創作,抱著樂觀的「堅持」,他不受環境左右,也不受一切物慾所惑,能不在意現實的困境,似乎一切俗務都與他無關似地,逆來順受,而能靜下心,漫浴在藝術的工作中。他這種精神,無形中影響了我這一生,對所選擇工作的堅持。因此我雖然也同樣遭過許許多多工作上的挫折,但總是抱著目標不放。雖然我沒像大哥一樣,從小就認定一個目標,而造就更大的成就,但我要感謝的是;大哥給我精神上的影響,以及二哥──楊景天教授給我許多相關工作機會,才能讓我從東飄西浮中,有信心與能力,選擇工藝製作教學推廣的工作。我從事工藝製作教學推廣工作中,所提倡的內容與原則,也是受到大哥「回歸自然」的理念所影響,對工藝製作的材料,重視物質特色之美。

  「回歸自然」的理念,也是大哥從小到老一直從大自然環境之細膩觀察中,省思大自然之奧妙、熱愛大自然所產生的。大哥在幼年,當他遠離父母,感到寂寞時,時常會找泥巴來玩,泥巴成為最能安慰他的第二親人。所以在美術習作上,他最早使用的材料也自然是泥土了。「泥土」是地球最原始的材料,也是到處都有的普通物質,但它含有豐富不同的成分,有多變化的用途,只要能去瞭解應用泥土之各種含量特性,在這社會上已造就了千萬種不同的東西。就以美術塑造的泥土來講,只要選擇適當粘度的土質,加上揉捏的功夫,再加上水分的控制,則此黏土在塑造上可任意表現;剛硬型態或水汪汪的柔弱造型。只要有心去研究泥土的各項特性成分,應用其特點,就可表現不同型態與特質。我大哥從小就掌握了泥土的特性,所以他用泥土塑造,很容易的表現出他的意念。我與大哥在一起的期間,雖然也為了減輕調練泥土的麻煩,曾特地研發「油土」的油性塑造材料,雖然能解決塑土失水的問題及不必要揉練就直接使用的方便,但是,大哥依然愛戀於水土之手感、泥土之芳香,更主要的是,他對泥土駕輕就熟的掌控泥土特性,塑出他所想要表達的質感。例如附圖,楊教授早期攝影作品:「二度創作」中之女塑像,就強烈的表現出他用「泥土」「推塑」的特色以及實物塑造之說明。

1958 「二度創作」


1995 「古木參天」


   在我們生活的地球上,除了最多的「土」材外,還有樹木的自然材料。樹木在地球上,是有限量的,而且負有保持穩定土壤流失的功能。因此生為地球的人類,應該要珍惜森林。雖然人類在生活上,仍有依賴木材之需要,但只要大家對大自然生態有正確觀念,國家能有整體規劃管理,大自然中之優秀素材,仍可應用於人類之生活。木材有各種不同紋理、有各種不同特性,只要使用於人類生活中,都依其不同性質與用途,而不浪費,也就是大自然中,有此材,必有所用的最好發揮,也是最美的呈現。

  我大哥對木材之應用,非常強調木質及型態之美。例如前省立美術館〈古木參天〉之作品。也強調處理木材所使用工具,所產生自然痕跡之美。在地球上,只有人類會使用工具,使用工具,造就了文化及文明之進展,人類的進步都依靠工具之更新,因此把當時代,使用的工具痕跡遺留下來,也說明了當代生活遺跡。各種工具產生各種不同產品,產品能呈現工具的特性,也就是呈現最自然之美。木雕使用斧頭,用斧頭直接砍下來,所保留痕跡,所產生的造型,不必修整,才是最自然原味之美。楊教授的學生,當時木雕技藝已相當深厚的朱銘大師,曾拜師楊教授,朱銘夫婦拋開自己的事業,專心一意,跟隨身邊三年四個月,他領悟了這一點,他運用最熟練的電鉅及斧頭,在原木上直接雕刻,下刀正確,不多不少,也不加修飾,完成了一系列〈太極〉作品、〈人間形形色色〉,這些不就是用粗爌的工具,表達了氣勢磅礡、十足的原野風味!作品一展出,不就一炮而紅!自然就是美,不必加矯作裝飾。



1952 「後台」

1959 「霧峰林家花園」

  我深入大哥的工作環境,發覺他很用心去研究任何素材的特性。除了自然素材外,也應用各種工業產生的素材,例如人造木材、玻璃,應用到版畫製作,1952年之〈後台〉(圖三)、〈霧峰林家花園〉(圖四)等之版畫。其原版,前者是用玻璃,紋路細膩,後者用人造木材、甘蔗板,其材質粗樸,能襯托出鄉村生活的壯勁及恬靜氣氛。造型之雕刻,也利用電熱線在普利龍實塊,切割初形,所切割遺留的痕跡,形成特殊而自然的型態之美,例如1972年的〈水袖〉(圖五)、1973年〈太魯閣大峽谷〉(圖六),那山谷之雄偉,由簡單的電熱線一割,就呈現出來。楊教授應用「不袗」單純的造型,其鏡面的特色,把作品與周圍環境接合起來,產生剛硬的材質,也能自然溶匯在大自然中。只要能識透素材的特質,都能規劃應用回歸到自然。


1972 「水袖」

1973 「太魯閣大峽谷」

  我從事工藝製作教學推廣,最大的原動力,是當時發現學校之工藝教學,實務製作課程之教材,大部分採用許多廠商模仿日本家庭休閒之手工藝組合性半成品。家庭休閒性之手工藝製作,只是鼓勵成就性之滿足,其半成品之設計,用在一般學生之教育教學,是不對的,我們要訓練學生,是要學生思考與創新,而不是要訓練全班製作統一規格的製作工人。由於我受到大哥、二哥之教育觀點之認知,認為當時工藝製作教學,必須改革,因此在民國65年4月創辦《工藝月刊》,提倡工藝製作,應以素材為中心,作系列性之應用教學。內容深入介紹各種素材的特性、素材應用於產品製作實例,同時也介紹古今中外以材質為特點表達之優良工藝產品,及相關工藝製作教學知識,供應給相關教師,作為教學參考。工藝月刊發行後,受到相當肯定的反應,因此第二年起利用暑假,連續三年,把前一年在刊物上刊登的教學實例作品,作全省性之巡迴展,同時舉辦工藝教學研討會,強調素材之特質應用教學,指導學生利用素材之特點,作自創性之製作。

  天生萬物,必有所用。不但人出生在人間,都有其入世之因,因而每人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而其他萬物,也如此,用它最大特點,發揮其生命力。在此特簡介工藝月刊,提倡素材應用,幾項實例:

1.「棉紙」之應用:

母與子

油燈

  棉紙與其他紙張,最大不同的特點是紙纖維長,有人用棉紙來作剪紙藝術,是因為纖維長,比較韌不易斷,但其他紙張,仍可用來作剪紙藝術,而不是唯一的剪紙素材。如需表達棉紙的特點,應該把棉紙的長纖維表達出來,因此我們用「撕」的方法把長纖維拉出來,也即我們提倡用棉紙來做「撕畫」的主因,如附圖〈母與子〉、〈油燈〉。把材料的特點與畫意結合,才算上等工藝品。我們也提倡「棉繩貼畫」;棉繩是柔性素材,能拉直,也能彎曲,能像水那樣流轉,也能結成堅硬的塊狀,因此作畫的應用上,很好表現。一根繩子是由數股繞成的,細看有複雜的表面,加之繩材有細有粗,如細繩、粗獷麻繩,因此只要適當應用各項形態特點,就能創作出來柔順畫面,或原野的粗獷。如附棉繩貼畫作品圖系列。

2.車床生產出之工業品:

   木珠、圓木棒。可依其形態、大小設計組合出新的產品,這在教學上是很重要的課題,在限定形態的條件單元材料下,如何設計新產品,學生與老師都要細心思考。《工藝月刊》曾製作提供:〈一群猴子〉、〈公雞家族〉、〈愛玩鞭炮的小木偶〉,供老師參考。

一群猴子
公雞家族

  我的一生相當幸運的是,在我少年期間,能與大哥相處,我們個性一樣,都不愛講話,雖然生活在一起,也常跟隨在大哥前後,而對話卻很少,但大哥對藝術的執著與履行,卻無形中給我很多指引。雖然我們各有各的目標,但我非常感謝大哥深深的影響了我。大哥的藝術生涯是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耕耘而來,從早期寫實功力之深厚,轉型變換簡化以意念之呈現、科技雷射之應用,直到抽象造型,都是一個階段的基礎下,進入另一階段,揚教授之創新軌跡,非常明顯,其新的創作不是偶發而起。因此讓我深深體會到,世界上沒有所謂天才的人,只能說,某人有某種天份。但那天份的造成,也與其生長環境息息相關。有其天份加上專注,不斷努力,才能成為特殊人才。一個人的成功,與功力之疊積成互比,有多少專注耕耘,才有多少收穫。沒有不努力的天才會成功的。

  揚教授藝術的成就,其背後有三位獻身的女性,值得佩服的;揚教授的髮妻--我的大嫂、揚教授的岳母。他們兩位是典型而保守的傳統女性。那時代,嫁給純藝術家,除非家財萬貫,不然是要抱定窮一輩子的。但傳統的女德,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岳母疼愛女兒,連疼女婿,使他們毫無怨言的一起照顧揚教授及一群子女。雖然兩位女性對藝術一直是門外漢,在藝術領域上無法直接幫忙揚教授,但兩位除了給揚教授精神上之鼓勵外,共同承擔了料理家庭生活的一切俗務,而讓揚教授能專心整日、整年、甚至一生都浸浴在藝術的樂園中。如果揚教授沒有死心踏地的妻子與岳母,會是今天的楊英風嗎?

  揚教授的女兒楊美惠,就在那艱辛的環境中出生與成長,或許受環境之影響,他早熟、懂事、愛家、顧家、疼愛弟妹。長大後直接接手他媽媽及岳母持家的工作,她是我要提出來第三位值得佩服的女性。以前世因緣來講,或許她這一生,是來還揚教授的債,卻是歡喜的獻出她這一生。她自幼小,就喜歡守住她的爸爸,默默看他工作,漸漸大長大後,,也隨著更敬愛她的爸爸。或許小時後體會出窮藝術家的甘苦,以及她自覺需要負擔一家之俗務,協助父親之藝術事業,而不敢往個人藝術創作去發展。她在家中一如大姊,以爸爸為中心,安排家中一切事務,並專心處理揚教授之藝術工程,並開拓揚教授新創作之展示空間,不眠不休把所有精力、體力都注入揚教授之藝術發展上。也因此揚教授才能無憂無慮第潛心創作,藝術之光輝才能蓋滿全城。

  我非常感謝關心揚教授的教育界及藝術界的人士,為揚教授做一系列揚教授藝術研究之活動。在楊教授逝世三週年上,除了感謝家兄外,更要感謝多方的朋友支持與愛護。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