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 頌 新 力 量
楊景天

談論楊英風大師的藝術及泉源

一、 前言:
   首先讓我藉此機會代表家兄楊英風謹向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們誠意的申一聲感謝各位厚愛,由於你們各位的照顧指教方才始英風大師能守在台灣貢獻一點藝術薄力,建立創新時代的東方特色主流雕刻。尤其更多的藝術朋友們和長輩不時指正使大師在藝術生涯中得以自豪表現。再者還要大聲說一聲謝謝,向協助策劃製作創造的夥伴們鞠躬,由於有了你們默默的努力工作學習貢獻給大師,他才有今天的成就。而且現在還要繼續發展更大的創舉「學術性東方藝術的進一步發現」而努力。這使台灣才能在國際上站立起一席之地。樹立「新東方藝術于世」創新主軍發揮民族國家文化而邁進。

二、 幼年歷史:
   記得曾再小學二年級我又被選擔任班長,回家向多我兩歲的家兄報告(當時我兩兄弟留住家鄉宜蘭外祖母家中作客幾年,父母在日本及東北作貿易工作)即回報的是說一些人體結構有如小宇宙,幾萬小細胞在運轉例如太陽月亮地球關係相互引力在天空運作,要我重視全體學生各種活動,叫我一定要為別人服務等等,一時我感到新奇不異有那麼多的太極,極大與極小物質的大自然奇妙的在運作,由於離開父母每日總有空幻想事務,而略有所信賴,總之在日據時代,宜蘭中山國小來了一些日本國內的好老師,教導第一國民的小常識就如此豐富智訓,在我另外得到日本、德國、義大利三國兒童繪畫比賽優等獎時,家兄又給了我鐵盤式陀螺,好玩轉個不停,使我另學到物理數學的奇妙,當時家兄還論迪級生的科學等事務,這一段要我說明家兄再幼年時比我成熟的程度,及其做老大的用心,以及其對宇宙及學習研究態度之綜合極為驚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我們三兄弟(四弟留給舅舅做兒子)隨父母遷居到北平定居,尤給家兄增加了中國故都文化的學習更為重要,我們的生活白天上日本中學讀書。街頭享受中國語文,家中談笑用台語,又因為父親開有聲電影院,每天都如同看電視,隨時可享受最新鮮的國內外影片。不只如此,日本中學老師及同鄉老師(郭柏川、林朝啟等教授)等每週必來看電影之便轉到我們家中來訪,尤其又增加了我們學習的機會,我們即開始學東京國立上野藝大的高材生老師教古典雕塑, 浪馮派的油畫老師學油畫、歷史學家教授學歷史,家兄因此考上了日本東京國立藝大最難的藝術建築系,留學東京又增加了科技文明文化東方最大城市,受的是東京最高藝術訓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我們台灣人成為第一等國民,大哥又入輔仁大學而回到台灣,再入師大,當擔任起農復會豐年社編輯工作後,其綜合性思維人生及藝術的勇心更強,他的思維是東西綜合,凡事中庸,長期及短期工作都要有規律。

三、 從事藝術創造前:
   從我祖父們27人集團雇大船,運雜貨到宜蘭建四合院,批發出售食品開始,我們是第三代的台灣老,而父親第二代也走遍日本、東北及中國大陸、南洋各地。家兄也往西歐各地,而住到羅馬三年,回國後開始專心於雕塑藝術創造,其中又往美國及南洋澳洲等地,形成移居家組形式,而我即離開教書20年的台灣移居美國,再到日本教了十五年書,至今還要回到美國去長居。   從這些看來家兄學歷深厚,藝術科班出身而入技術工藝及純雕刻的途徑很特別。以我所知,家兄的重視因果圓滿綜合性體驗和思維,應當可以從事更大的社區策劃工程類的設計工作足足有餘,而未得有機會承擔離世是一件重大的損失。

四、英風藝術:
   早期得來不宜的最高等學問得自良好的老師,和家兄幼年生活環境所造成的努力用功所形成,其天份十足又加後生的勉學,也因此身心都消磨了極限,在家兄英風最後的不袗雕品中尤能看到造型唐突,造化刻鏤眾型而不為巧,只求最簡練的素雅,原造型之組合陰陽與天地同動,鏡面洋洋灑灑,雄放有如空中見靈,其縱橫跌宕簡練顯肅整,不求繁華即中形而備全,當我們在其巨大的雕刻品四周走動,返射的自然物景妙如風勢偃仰,而動來形又淋滴變幻,律生勢,情意遠超自然藝術層次出現,就在雕品中凸凹不平中,重構氣顏以造化純粹造形超凡脫俗,將斷斷續續映景中見神采風趣,這一種抽象中得到移動轉移的大自然,成為心生的自然脫俗,相宜最妙也,任何科學文明,藝術文化都要有繼續推動的力量,如今第四代的楊氏子孫更應感謝本中心的成立,加緊努力奉獻,使更多的先輩也惠賜指導指正指教,成為我台灣,成為東方之明珠,結合東方之兄弟姊妹,再再增強東方文化之盛大光輝。任何學問、藝術文化都需要更多更大的組織力量所培育,如今當我們了解全人類進步的工程式,是要更多更好的組體來承擔,而組織更是要有相互合作協調共存之機構。

  今天很幸運的有了楊英風藝術研究中心的成立,使家兄為呈現出的各項更重要的藝術,能透過本中心的學問發揚光大、充實人類健康和平的國度,以及國際間的友好共同發展,達到人類最高華的21世紀繁榮文化的實現是為榮幸。

二○○○年九月九日于美國舊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