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 英 風 教授 開 啟 東 亞 基 督 教 的 本 土 化
吉田惠

摘要   

   本論文探討東亞基督教透過楊英風教授的哲學、作品和藝術思維所展現的風貌。一九八八年九月我有幸訪問他,當時他對我談到基督教和基督教藝術的某些重要理念,其想法來自他個人的深刻思維與經驗,例如:他對「景觀雕塑」(lifescape sculpture)的創見,其中強調自然與人性的和諧是基於中國傳統哲學和思想,如陰陽、五行等。   

  首先,我討論楊教授于第二屆泛亞基督教藝術會議中所發表的論文〈讚美自然感謝天主〉,以瞭解其宗教經驗和藝術創作。其次,再省察他的「景觀雕塑」理念和東方的陰陽五行觀念。接著我特別討論楊教授的東方基督教理想世界如何展現在輔仁大學理學院禮拜堂的設計堙A我們可以視它?景觀雕塑和對大自然的體現。   

  本論文追溯楊教授的哲思與基督教的關係,以說明他如何闡釋東方的基督教,而我們從楊教授的作品所得到的啟發,必能豐富東亞基督教的本土化。

關鍵字:景觀雕塑、基督教、陰陽五行、信仰與創世、龍鳳造型

楔子   

  首先我要感謝楊英風基金會和國立交通大學,邀我參加紀念楊教授的國際研討會。 圖 1 Crucifixion (a graphic combination of painting and sculpture)


圖 1 Crucifixion (a graphic combination of painting and sculpture)

圖 2 Prof. Yuyu Yang and his Phoenix (Stainless) at his office in Taipei

   一九八八年的八月和九月,時值我在台灣和蘭嶼研究基督教藝術,有幸訪問到楊英風教授註1 (圖1∼2)。那次他告訴我東方的基督教應保有更深刻的精神遺產。接著他安排我參觀輔仁大學理學院禮拜堂(圖3∼7),那是他體現東方基督教理念之處。第二天我隨即去參訪,內心感受到非常舒服平靜卻充滿活力的氣氛。引導我參觀的卡修士對我說,那裡的學生也很喜歡這座舒服的禮拜堂。當我身置其中,果然就感受並領略到楊教授想要傳授給我的東方基督教的意涵。從那時起,我便在他的思想光芒中見到東亞基督教。

  此時此刻,在這個特別的場合,我要追溯楊教授的哲思與基督教的關係,以說明他如何闡釋東方的基督教。

一、〈讚美自然 感謝天主〉   

  〈讚美自然 感謝天主〉這篇文章是楊教授於一九八四年在第二屆泛亞基督教藝術會議中所發表的論文註2 。這次會議在菲律賓碼葛靈山 (Mt. Makiling) 的國家藝術中心舉行,來自十二個亞洲國家的五十四位藝術家和神學家群聚一堂,以「今日亞洲之聖母頌」註3 為主題,研究基於亞洲文化遺產所建構的基督形象和教堂建築。我們看看楊教授在這次會議提出的論文如何談他的基督教觀點。他提到三個個人的經驗。

(一)旅居西方,反省東方文化遺產   

  一九六三年他代表輔仁大學于斌樞機主教謁見教宗保祿六世,目睹主教大會。之後三年,他留在羅馬研究西方藝術。在羅馬的種種經驗令他領悟到亞洲有千變萬化註4 的獨特風貌,尤其反省自身做為東方藝術家所承襲的文化遺產。他以下列文字表達他的宗教感受:   

  那時候,我有幸見到主教會議,成為一名朝聖者。……他們開會的肅穆莊嚴促使我沈思,經歷到深刻的內在成長註5 。   

  類似這樣的宗教經驗發生在他研究西方藝術之時。他開始與童年的文化體驗互相比較。他感覺西方藝術強調理性和物質,而東方藝術則重視內在真實的表達,尋求以生命觀照自然的方法,換言之,生命與自然有密不可分的關係註6 。   

  他在上小學前與祖父母住在宜蘭,生活恬淡,體會周遭環境的自然美景。他感覺到自然流動的韻律以及天人合一的和諧感。後來到北平就學與父母同住,在北平他學到如何以傳統美學來欣賞生活,奠定了日後他的陰陽五行創作理念。   

  在歐洲時他的雕塑屢次獲頒獎章,因為其作品結合了西方技巧和東方品味註7 。就這樣楊教授巧妙地連結西方和東方,以作品傳達充沛的活力和精微的感覺。

(二)一九七○年日本大阪萬國博覽會的奇妙宗教經驗   

  楊教授為一九七○年日本大阪萬國博覽會雕塑了有名的〈鳳凰來儀〉,創作過程僅五個月。在有限的時間內,由於因緣際會,終得以成功地雕出鳳凰靈巧觸地之貌。在一次訪談中,他回憶那些日子,並認為那是此生印象最深的一部作品。有許多奇蹟發生,他藉著一股超凡的力量(堪稱天地的創造者)做出此等傑作。創作過程中他渾然忘我、泯滅自我,上帝在他身上做工,使其手和腦的功能瞬間增強。他說,當他感覺到上帝的力量,信仰就更堅定了。   

  關於這次非凡的神秘經驗,他以「夢」、「真」、「禱告」和「奇蹟」等字描述如下:

一個夢想的完成
一個腳步 一個祈禱
一個祈禱 一個奇蹟
一個奇蹟 一個鳳凰註8

  一九八四年在第二屆泛亞基督教藝術會議中所發表的論文,他也提到那次深刻的印象:   

  彷彿有股神秘的力量在鼓舞我,推動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在完工期限的壓力下,我突然覺得全身充滿力量,作品毫不費力地就完成了。我滿懷感謝,因為在宇宙中如此渺小的我,竟然得到天主的恩典,用心和手傳達宇宙之美註9 。   

  以上這段文字很清楚地說明,他認為其作品所成向的宇宙之美乃來自上帝的恩典。

(三)雷射景觀雕塑是上帝的禮物   

  一九七七年楊教授參觀一項雷射技術展示, 之後即基於「景觀」(lifescape) 的理念發展出雷射藝術, 他稱之為「雷射景觀雕塑」 (lasography)。一九八0年四月,他與另外三位藝術家在台北舉辦雷射景觀雕塑展。一九八一年「第一屆台灣國際雷射景觀雕塑大展」在台北舉行,並配合發行一套四枚雷射景觀雕塑的郵票。   

  在一九八四年泛亞基督教藝術會議的論文裡,他提到雷射景觀雕塑的發明與基督教的關係。讓我們讀下一段文字,以瞭解「雷射景觀雕塑」如何植基於其基督教思維:   

  一九七七年於東京,我看到雷射技術的表演,突然感覺雷射似乎是聖靈的另一種展現,也許可稱之為「靈顯」( epiphany ):一道光穿過黑夜,從點到現到面到立體,流向無盡的空間,彷彿有了生命,像第一個細胞,或者開天闢地一樣註10 。   

  從以上文字我們瞭解到,楊教授把雷射應用在藝術上,視其為上帝的恩賜,這是一種透過雷射的精神層次或宗教感受。他找到「靈視」,以及一種包含智慧、愛、和力量的混和體。   

  此外,他繼續展現雷射藝術家的使命,也就是融合物質與理念兩個世界,協調自然法則與科學發展。換句話說,他將雷射技術納入「造型與生活」的美學觀,並稱之為「雷射景觀雕塑」。   

  在那次的論文宣讀中,於結尾部分楊教授強調我們必須觀察自然和生命的秩序,然後尋求平衡,因為那是上帝的旨意,祂賜予的不但是外在的美而且是隱藏在生活中的美。   

  他可能感受到上帝藉由自然所展現的做工力量,因此視其為超凡的力量,由此推知他的自然理念是個很重要的觀念。

二、楊教授的「景觀」雕塑與陰陽五行   

  楊英風教授基於東方的陰陽五行建立了「景觀」獨創的的觀念與雕塑。   

  陰陽是兩種相輔的力量或原則,組成生命的各面向。「陰」是地、女性、黑暗、被動、和吸納,陽是天、男性、光、主動、和穿刺。二者據說是來自太極,彼此互動的現象(此消彼長)正可以描述宇宙一切的運行過程。陰和陽在和諧狀態時往往被描繪成圓形的光暗兩半。陰陽觀也常常和中國的五行(金、木、水、火、土)聯想在一起,具體融入中國特有的生滅輪迴論和天人合一觀註11 。   

  因此,在「景觀」雕塑中楊教授發現了可以表達中國人生活本質的模式註12 ,根據他的詮釋,「景觀」的含義絕不是西方的觀念,他在一場於台北舉行的第九屆美術展覽會美術講座首次提到此字(lifescape)註13。「景觀」意味著廣義的環境,及人類的生活空間,包括感官與思想可及的空間。這源自東方古老的遺產,如風水,是東亞「生活智慧」的一部份。   

  「生活智慧」在東方一向受到重視。基本上,陰陽和五行觀念一直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而我們毫不自覺。談到東亞的基督教,教徒融合基督信仰和傳統陰陽五行到生活當中註14 。即使在現代社會,東方人往往在有意識和無意識中受到陰陽五行的影響。   

  楊教授對此有所體認他在羅馬的時候研習中國古代雕塑。

  他告訴我天人合一的觀念從古代就有。他從小就喜歡模擬中國殷商、漢、南北朝、唐等古代雕塑品。他強調從模擬過程中所得到的喜悅比觀賞的樂趣要多得多。此外他還說,東方人講究身心合一,身體力行尤其重要。唯有如此,才能超越思想,直指本性。他也是透過模擬過程而發現東方的特點。   

  楊教授從羅馬回國後,動極思靜。他選擇到花蓮榮民大理石場工作,得到一個特別的經驗,堪稱是生命中的轉捩點。他把這次經驗生動地記錄在〈從雙手到思想的生命激光〉,娓娓道出「景觀雕塑」理念的緣起:   

  山洪爆發,平常乾涸的河床,瞬間巨流洶湧,濁浪滔滔而去。   

  真奇妙!在這片荒涼的山也我竟窺見大自然在雕造自己的神秘過程,大地暴露著自己最深邃的部分。我從這經驗會有所獲嗎?後來知道,收穫良多,足以構成我這十年創作的基本內質。   

  表面上我看到那高山、石頭、大河,它們在一股無形的鉅力牽動之下,互相撞擊、擠壓、撕裂、掙扎的諸種形貌,而另一方面,山撼地搖之間,萬物又牽制出一種新的平衡與和諧。面對這一切,我的心靈怎能不深深感動,我的思潮何以不起伏澎湃?   

  因此,我只有用思想了,用思想抓住這一切,去包容、裝載那無形之大、之美。   

  這段在花蓮對自然的透視、沈思,對我後日的創作而言,簡直是上了新而決定性的一課。我震攝於自然質樸之美,自然動力之奇偉,我開始真正瞭解我們中國人為何講求回歸自然,天人合一。我找到了一個據點,開始建立我作品的思想高原──自然即一切,一切在自然。   

  我的創作在於「學習自然」、「契合自然」、「回歸自然」,結果便開導出個人雕塑藝術的新境界──景觀雕塑,那已非雙手所能雕造的,而是思想之力。……而這思想既不深奧、也不玄妙,唯「自然」而已。   

  結果是形體簡單,質地純一的作品。註15   

  當他自覺地認同東方時,景觀雕塑就變成連接人、生活、文化、藝術和自然的橋樑。陰陽五行指出自然巨大的力量,啟發他的靈感,引導他創作。這個傳統思想彷彿是說大宇宙內有許多小宇宙。他的藝術作品所散發的美呈現了自然與人的優美和諧。

三、東方基督教的理想世界和龍的意象   

  楊教授曾告訴我,他的東方基督教理想世界體現在輔仁大學理學院禮拜堂(圖3∼7)。這做禮拜堂令我深為感動,我願在此分享我的三個印象。

(一)在「景觀」教堂中體驗聖靈   

  首先向大家報告,這教堂並不大,可是內部氣氛令人想像自然的無窮無盡, 感覺好像存在於有靈的自然,且能與之溝通。

圖 3 輔仁大學理學院禮拜堂
圖 4 A tabernacle
圖 5 Stained glass with the design of dragon's image
圖 6 Relieves of the Way to Cross

  牆為磚牆,楊教授用磚牆好讓我們感覺它像中國的傳統房子。裡面有條綠地毯,看起來像是肥沃的土地,而祭壇則設計得像中國山水:崇山峻嶺沿河伸展,山影倒立映入平靜的河面。這山河代表大自然的氣魄。藍天彷彿伸向天堂,中間是十字架(圖3)。十字架左邊是神龕(圖4)是個裝聖餅的盒子,以銅鑄成,顯示莊嚴。十字架右邊是彩繪玻璃的窗子(圖5),上面有龍的圖案,楊教授用龍來代表生命,在天地間自由遨翔。左邊角落的聖母向是朱銘先生的木雕(圖 7),朱先生是名雕刻家,於1968年到1976年間受楊教授影響註16 。這尊木雕線條優雅,好像聖母正對信徒說話。周遭牆上還有十四幅楊教授做的浮雕,說的是基督耶穌的故事(圖6)。十字形象徵耶穌受難時的十字架,而圓形則象徵基督耶穌。兩個簡單的圖形就可以代表通往十字架的路、耶穌釘十字架和耶穌復活。整座教堂如此看來,人存在於天地之間,而聖靈藉由耶穌拯救世人。

圖7 The Virgin Mary

  我的感受真實強烈。人身處自然的環境當中,蒙受神恩。這種感受得自楊教授的「景觀雕塑」理念。

(二)自然──母親、月亮、和鳳凰   

  其次,在教堂中我感受到母親把我抱在懷裡。楊教授幼年時與祖父母同住,常常想念母親。晚上觀月時,他就想母親也同時在看月想他,便感到十分安慰。他母親長得很美,尤其適合穿黑色旗袍。她常常面對著那面雕有龍鳳紋飾的鏡台梳妝,穿著黑色的絲絨長旗袍,月光灑在她身上。至此,自然合他母親合而為一。  

  他寫道,他看到母親就像鏡緣那隻雕刻的鳳凰從鏡裡走出來,母親和鳳凰合而不分,他日後雕刻的鳳凰都包括他對母親的感情註17 。   

  我們發現楊教授的許多「景觀雕塑」都有鳳凰,最有名的是一九七0年萬國博覽會的〈鳳凰來儀〉,包括東西方對鳳凰的看法,代表了精神與物質的和諧。註18 鳳凰是很受歡迎的神獸,一九七四年的萬國博覽會楊教授也做了一扇鳳凰屏風,放在中國館門口。   

  在兩次重要的國際展覽中,楊教授都選了鳳凰作為主題,以下是他對鳳凰所代表的意義的解釋:
   中國古老的傳說中,鳳凰是一種神鳥,只在天下太平、四季風調雨順的時候出現,它代表神明的祝福和希望:企盼人們創造一個美好、繁榮的新世界。它徵兆美麗、華貴、幸福與永恆。註19   

  追隨他想法的人就知道如何在人與自然之間產生和諧關係。

(三)東西方基督教對龍的不同看法   

  第三點,我想談談龍的形象。楊教授有許多作品雕有龍和鳳這兩種人類想像的神秘動物。據說鳳代表陰柔,龍代表陽剛,屬於「四神」中的兩種(另二種是白虎和玄武)註20 。   

  龍的含意特別重要,因為它在東西基督教中所代表的意義不同。   

  聖經裡提到龍的地方很多,最多的是戾龍(詩篇74章14節、以賽亞書27章 1 節和51章9節、約伯繼41章)和啟示錄12章的大紅龍,常被比為撒旦。基督教以龍為惡魔象徵事實上是結合了希臘和其他異教傳說。大天使麥可和化為龍形的撒旦打仗,以及希臘英雄與龍大戰,成為日後許多故事的原型。最有名的是聖喬治,他從龍那裡救出利比亞國王的女兒,那龍每天要求吃一個人,聖喬治在殺它前還以十字架馴服了它。龍的形象通常有蛇身、翅膀、獅爪、鱷魚頭,還會噴火。註21  

  中國的傳統和藝術中,如《易經》註22 ,就有非常不同的龍形象。龍象徵權力、豐饒、和福祿。以它為主提出現在藝術、陶器和民俗活動中,如春節時的舞龍表演註23 。龍有好有壞,但大部分是好的形象註24 。這種龍有鹿角、駱駝頭、兔眼、蛇頸、貝殼腹、鯉魚鱗、鷹爪、虎足和牛耳註25 。   

  可以說東方的龍和西方基督教的龍恰恰相反。   

  不過,楊教授仍然在教堂中表現東方龍。   

  在日本京都,有個瑞士藝術家在設計龍的時候竟然經驗全然不同。他在為大教堂設計彩繪玻璃時,畫了聖喬治大戰龍的主題,結果日本信徒群起反對。他們不能接受龍竟然被殺,因為龍在日本只有正面的形象註26 。藝術家被迫只好拿掉龍的尾巴,把它改成像熊一樣的動物。他說他原來的聖喬治屠龍設計是源自瑞士的一座教堂註27 。   

  龍的形象在東西方迥然不同。瑞士藝術家不能用,但楊教授卻可以。為什麼呢?原因是楊教授把龍的傳統含意和自然相結合,龍象徵無盡的權力、豐饒、福祿、幸福,它像聖靈一樣可以在天地間自由遨翔註28 。   

  楊教授使得那座禮拜堂成為上帝的住所,充滿了生命理永恆的能量。

四、結論-─景觀雕塑是天主的恩典   

  楊教授基於「景觀雕塑」的理念,透過其藝術作品來展現東西方的結合。其作品具體地表達了生活經驗、個人感情、和存在哲學。他成功地結合現代藝術和中國傳統韻味。藉由其作品,我們得以觸及生命之氣,體會天人合一。   

  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際,人類正在尋求人與自然、科技、和文化遺產的共存之道,楊教授以其景觀雕塑的理念和作品指引我們通往未來,如何使人與自然達到最好的溝通與合作。   

  過去東方人在生活中實踐「道」。用腹式呼吸法,我們潛意識地做深呼吸, 藉以達到放鬆和提振精神的效果。這個簡單的方法使我們感受到自然的律動和能量,也因此體驗到宗教的氣氛註29 。   

  楊教授的偉大作品提供給我們溫暖的感覺,因為其中包括對他母親的熱望,可以說他思母越深,對自然和月亮的感覺就越溫暖。藉由他的景觀雕塑我們感覺大自然把我們抱在懷裡,我們隨之充滿了暖意,因而變得更堅強,體驗像龍一般的宇宙能量。   

  楊教授的成就在於教導我們如何與自然和諧共處,在大自然中體會宗教經驗。我們可稱「景觀雕塑」為天主的恩典。

參考文獻

  1. Yang,Yuyu(1984a),Reflections in Praise of Nature:Thanksgivingto God.
  2. Yang,Yuyu(1984年b)。
  3. Yang,Yuyu(1986a),Career Materials of Prof. Yuyu Yang:Lifescape Sculpture 1952-1988(楊英風景觀雕塑工作文摘資料簡輯)
  4. Yang,Yuyu(1986年b)
  5. Yang,Yuyu(1993),In Stainless Steel:Sculptures,Taipei:Yuyu Yang Lifescape Sculpture Museum.
  6. Yang,Yuyu(1995),.
  7. Encyclopedia Americana 9
  8. (1987),The New Encyclopadia Britanica Vol.12,17&24,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9. 國際大百科事典 Vol.2.
  10. 世界大百科事典 Vol.28,Tokyo:Heibonsha.
  11. (1976), The Good News Bible,New York:Bible Society.
  12. (1969年)I Ching,Tokyo:Iwanami Shoten.
  13. (1979-the present),Image:Christian and Art in Asia,1-83, Yogyakarta:Asian Christian Art Association.
  14. Burkolter,M.(1986),The Symbols of dragon:case study in the East and the West(Japanese translation),The Christian Study, 47/2, 122-151.
  15. Congren,Wang(1996a),compiled Dragon,Hong Kong:Hai Feng Publishing Co.- (1996b), compiled Phoenix, Hong Kong:Hai Feng Publishing.Co.
  16. Durckheim,Karlfried Graf(1990),Die Erdmitte das Menschen(Japanese translation),Kasiwa:Hiroike Gakuen Shuppanbu
  17. Institute of Asian Ethno-Forms and Culture(1992),ed.,Asian Dragon and Snake-Ethno-Forms and Symbols,Tokyo:Yuzankaku.
  18. Otto, Rudolf(1963),Das Heilige,Munchen:Verlag C.H Beck.
  19. Riley,Charles A Simply put: The Subtle Sculptural Language of Yuyu Yang,Taipei:Yuyu Yang Lifescape Sculpture Museum.
  20. we, Steffen(1996),Drachenkampf:Der Mythos vom Bosen(Japanese translation),Tokyo:Seidosha.
  21. Yamada,Gyokuun(1987),How to draw Dragon,Suiboku-ga(水墨畫),41, 16-62.
  22. Yamamoto,Tatsuro(1992),Dragon,Naga, and Snake,the Asian Dragon and Snake-Ethno-Forms and Symbols,Tokyo:Yuzankaku,3-12.
  23. Yang,Xin(1988),The Devdelopment of Dragon Imagery in Chinese Art,in The Art of the Dragon, Hong Kong:The Commercial Press,10-19.
  24. Yoshida,Megumi(1989),Reporting Christian Arts in Taiwan-Churches in the seaside,mountains,and a plain,Music and Worship, 60,26-31.
  25. Yoshida,Megumi(2000),in printing-'Soul's Images on "mundus imaginalis"'and Christian Faith in East Asia, the Mission's Tasks and Theology in East Asia(a tentative title),Tokyo:Sinkyo.

 

 

  1. 吉田惠,1989和2000。
  2. 這篇論文有中、英文兩種版本,請參照附件。
  3. Image(20),1984﹕1-8。
  4. Otto,Rudolf,1963。
  5. 楊文,1984a:1。
  6. 同上註。
  7. 楊文,1986a:14。
  8. 同上註:30。
  9. 楊文,1984a﹕2。
  10. 同上註:3。
  11. 大英百科全書,845。
  12. 楊文,1986a:114。
  13. 同上註:112。
  14. 吉田惠,,2000。
  15. 楊文,1986a:153-154。
  16. 朱銘,1986:3。
  17. 楊文,1986b:22。
  18. 楊文,1986a:31-33。
  19. 同上註:64。
  20. Congren,Wang,1996a:5-8,and 1996b:13-18。
  21. 大美百科全書第九冊,325-326。
  22. 易經(日文翻譯本)1969:79-96。
  23. 大美百科全書第九冊,325-326。
  24. Yamamoto, Tatsuro,1992﹕11-12。
  25. Yamada,Gyokuun,1987﹕19,and Yang,Xin,1988。
  26. Steffen, Uwe, 1996﹕36。
  27. Bulkolter, M。 ,1986﹕250。
  28. 楊文,1986a﹕71。
  29. Durckheim,Karlfried Graf。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