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生命演化 創造人間淨土 ──景觀雕塑大師楊英風藝術生態研究

孫宜生

摘要
  楊英風先生在「景觀造人、人造景觀」中,走過「東西門」,走入「大千門」,融人文、藝術、科技為一體。在中華傳統藝術文化的哲理與西方藝術文化的科技之間進行陰、陽互補,異體同構。創造了系列輝煌的藝術作品,提出了具有人類學意義的生態美學論建樹,使超驗的胸臆與天地的因蘊,因緣契合、隨機效應。內涵深奧的傳統文化的精髓,展現強烈的當代文化風範。在意象生命演化中體現有機的藝術生發機制。在心態平衡中,創造「自然、圓融、樸實」的人間淨土境界。在「天地星緣」中,張揚著「飛龍在天」、「鳳凌霄漢」的英姿風彩。

一、生態美學與意象美學因緣契合

(一)歷史性的課題

  楊英風教授的大文〈從中國生態美學瞻望中國建築的未來〉,1991年8月發表在由筆者主編的《意象藝術國際研討會論文集》中,該文面對中西文化交匯的當今時代,回顧魏晉時代,儒道與佛教交融,「人民似乎生活在莊重、清淨、祥合的精神境界之中,更難能可貴的是中國融匯了外來文化,成為中國藝術史上最精緻、最可貴的一段」。以史為鑑、以中國固有文化與自然相融合的生活美學,提出了「自然、樸實、圓融、健康」的藝術生態觀。該文的發表引起了國內外學者的關注,為91西安國際意象藝術研討會增光添彩。

  91西安意象國際會後,將論文集寄給楊教授,並提出籌備第二屆國際會議構想,擬請楊教授作為會議顧問之一,1994年5月23日收到楊教授覆函:

  ……承先生惠贈1991年《意象藝術國際研討會論文集》,拜讀之餘,對於同道意象藝術研究努力與成果,深心佩服。更祝同道藝諆百祿,為頌以慰。

  將於1994年8月20日至8月20日在西安舉行《意象藝術國際研討會》,本應親臨赴參,奈因俗務羈纏,不克如願,惟屆時將個人近數十年研究中國意象藝術之心得整理為文,就教諸位與會方家……。

  五月十六日已先寄上本人近期活動與研究印刷品及簡報,諒已收訖,聊供先生參閱並請指教。

  看信後我很高興,楊教授的生態美學與意象美學原本已是極大的共鳴,可謂異曲同工,信中又提到「將個人數十年研究中國意象藝術之經驗整理為文」,這應該是親密無間的合作了。激發了我研究楊教授生態美學的欲望,但又自覺淺薄,反覆研究了陳哲敬先生早已轉寄來的《楊英風景觀雕塑工作文摘資料簡集》等和楊教授五月十六日寄來的文獻,特別是93年參加法國巴黎第二十屆國際現代藝術展的〈緣慧厚生〉系列作品及其著文:

  此次展覽的〈緣慧厚生〉系列雕塑作品,是取中國人和諧平衡的宇宙觀和尊重自然的生命理念為本,簡潔的線條勾勒出不同的曲面……曲面的圓表示星群在太空中不斷飛翔……構化各種虛實的圓,象意太空中的黑洞及星河雲系,描繪宇宙間不斷爆炸爆縮,有如生命呼吸的現象。虛實的圓同時代表陰陽,意象生命演化之始。以多變的凸凹鏡面映現人群萬象,充分反應生活百態與環境景觀,表現人和大自然相應相融的關係。

  斜屋單純的造型是中國先民對於宇宙自然和生活體驗精華,以明朗單純的不袗型塑低檐的矮屋、高樓大廈等建築外觀,具安頓身命與內容和諧的內涵,統攝中國生態美學與現代科技。意蘊人類發揮萬物之靈的慈悲與智慧,照顧生命與生態平衡,繼往開來,創造人間淨土。(見附圖1〈緣慧厚生〉系列的主體雕塑〈宇宙與生活〉)

  這兩段文字,既是對生態美學的闡釋,又包含著意象美學的觀念,我既以前文中的「意象生命演化」與後文中的「創造人間淨土」為題。副題是景觀雕塑大師藝術文化模式研究,並從文化藝術氣脈、境界、時空、哲思等層面提出了撰文的提綱,寄給楊教授,楊教授在94年10月3日覆信說:
蒙吾兄費心為本人創作歷程與作品為文介紹,英風不敏,辱承關愛.愧不敢當。兄學養素優,文采具佳、荷蒙惠賜大作,俟全文拜讀後,再行修函奉告,先肅寸箋,敬中謝忱……。

  不幸的是我沒有等到楊教授的賜教直至看到此次會議的文件後,才知道再也看不到楊教授的覆信和他對「幾十年研究中國意象之藝術的總結了」。失落而又痛心!只能憑個人的見解來完成這個歷史性的課題,題目未變,只是將副題改為藝術生態研究,企望與會方家校正。

(二)意象生命演化

  在前述〈緣慧厚生〉系列著文中,前一段文中之「構化各種虛實的圓,象意太空中的黑洞及星河雲系……意象生命演化之始」。同是對虛實之圓的解釋,卻使用了「象意」與「意象」兩個詞,象意的語意,可以追朔到《易傳.繫辭》中,「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聖人立象以盡意」。對於難以言明的體認,只能以象來言意。這裡指的是《易經》中爻象符號與卦象符號。楊教授則以現代天文學中的黑洞與爆炸論,使虛實的圓發展了陰、陽的符號和觀念。以虛實的圓言明現代人的宇宙觀。"象意"一詞就具有動詞和方法論的語境。而「意象生命演化」之意象,出於(《文心雕龍》神思)篇中的「窺意象以運斤」,是胸中之物的名詞,楊教授在這裡要闡明的是虛實的圓中有生命之始的意象,即生命之本的語義。涵蘊著萬物生命─包括藝術生命的初始本根之意。

  「象意」與「意象」是生態美學的觀念與方法,同時也是意象美學的方法與意蘊。
意象美學的提出,是面對中國藝術的神秘性,在與西方具象、抽象藝術的比較中,從藝術生命之始─主體的意與客體的象在因緣契合中,生成藝術之初始狀態,界定中國藝術為意象藝術。而具象與抽象藝術之初始狀態,仍然離不開主體創意和物理或數理的表意。因此意象既與萬物的生命相融相應,又是藝術中各種材料技法的方法歸宗。

  「象意」與「意象」,都是由主體的意與客體的象兩個基因合成,因此兩個詞又有同意語的含義。而「意象生命演化」既是生態美學的時空統一的,生命初期運動觀,也是意象美學的本體論:意象因緣契合,隨機效應。

(三)創造人間淨土

  〈緣慧厚生〉系列引文的第二段的結語是「照顧生命與生態平衡,繼往開來,創造人間淨土」。從生命的演化到生態平衡,是生態美學的生命體─群體中的個體,到個體與環境─個體之間的總體完型論。藝術生命是意(陰)、象(陽)兩個基因的因緣契合。藝術生態則是萬物的平衡發展在藝術中隨機效應。隨機即是生命在生存空間及其互為作用中產生的生發效應,也即是生態效應。

  〈緣慧厚生〉系列,即以曲面的圓,虛實的圓作為藝術生命體的演化之本,而各個造型高、低、大、小的變化與和諧,則是藝術生命體之間環境關係。特別是不袗的鏡面反射,使生活萬象映入其中,生命個體與生態環境成為有機的統一體,在有限中表現無限,無限感充實與擴展了藝術的生命力。生活萬象的具象性、抽象性及其意象的深奧含義,都展現在直覺的生態之中,把佛教的冥想轉化為人間的淨土,即自然、樸實、和諧、健康的生態美學境界。

  什麼是「緣慧厚生」?楊教授在著文中說:

  ……佛學的觀念中「智慧」是緣於聞、思、修的涵養而得。時值科技資訊迅速發展,從事研究工作者更需把握具足的因緣,體會宇宙循環的規律要領,利用自然而厚生,使生命活潑健康、生機無盡、地球常新。

  ……我用造型藝術來表現中國文化的深觀與思辨,將中國文化對生命最原始的關懷和宇宙生活的關係,以雕塑的語言將之具象化,讓人們更易了解,經由眼看、用心體會,恢復對中國固有文化的信心……。
在現代思潮中,我們經常聽到「跟著感覺走」的呼號。楊教授的「緣慧厚生」之作品及其著文則提出了「跟著智慧走」的理論與實踐,在「聞、思、修」;在「深觀與思辨」中創造新時代的中華藝術文化。而意象美學也正是以中國傳統《易》學與西方現代科學──《混沌學》的對應交融中,提出了「意象效應藝術學」,使藝術的基因與機制,與「對生命最原始的關懷,和宇宙生活」的隨機效應中,探討當代人類藝術文化的系統工程,〈緣慧厚生〉系列,是景觀雕塑的峰顛,其著文可算是深觀思辨的總結,筆者在這裡看到了生態美學與意象美學的因緣契合,並以研究景觀雕塑總體機制、生命軌跡所得,以促進意象藝術系統工程的拓展。

二、「五行生成意象」藝術生態機制

(一)意象與混沌

  1973年楊教授在日本參加國際造型藝術家會議的論文〈金、木、水、火、土的世界─人造景觀、景觀造人─〉是景觀雕塑的綱領性文獻,認為是「金木水火土」組成了雕塑工作室。並以五行生成、五行相生、五行逆生、五行相剋,論述了景觀雕塑中生態美學的總體理論機制,既是對前十年景觀雕塑的總結,又是對後二十年景觀雕塑的推導。在五行生成論中提出了意象與混沌的論題:

  「五行生成」,按照順序為水、火、木、金、土。

  ……雕塑工作者的創作過程,自然也不能列入這樣的順序之外。不過,在此常有一「文外之意」,應予以特別的思索留意,那便是在此生成順序上,亦喻示出「萬物起於水,而終於土的意象」,因此象徵著「無形致生」、「成形致死」的意義,「無致生」,是無限增長,「成致死」是有限消滅。這一始一終是兩個相對的極端現象。莊子的《應帝王》中,有一段著名的寓言叫「鑿混沌」用來說明這層意思最為恰當:「南海之帝為倏,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混沌」。倏與忽時相遇於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與忽謀報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混沌死。
混沌代表著一個自然的、無形的、質樸的、純真的無限生機,待倏與忽以一己之意強施於混沌,便成了造作的、有形的、偽飾的有限物身,雖外在的七竅生成而本體的生命卻死亡了。……

  以上論述對意象與混沌都有獨到的見解。所謂「萬物超於水而終於土的意象」,超越了第一論題中虛實的圓是「意象生命演化之初」的內涵,而具有生命演化始與終的全程意象。特別是以莊子的鑿混沌寓言,闡明混沌:即自然的、無限的、質樸的、純真的語義是非常深刻而精闢的。

  「萬物起於水,而終於土的意象」是「五行生成」的總體生命全程,其中還包含著木、火、土、金、水的「五行相生」過程;水、金、土、火、木的「五行逆生」的過程;和木、土、水、金、火的「五行相剋」過程。構成了宇宙、生命生生不息的五行論。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是宇宙生息意象分類,由五類意象之間的生成關係、相生關係和相剋關係,形成了宇宙、生命的生發與轉換的生態邏輯網絡。也是意象多維度的因緣契合,和交錯流變的隨機效應的邏輯網絡。生態失衡之大氣和水的污染、山林的砍伐、野生動植物的死亡…..正是人為地破壞了生態與生命邏輯網絡,而環境污染,與精神的污染又是互為因果的。因此楊教授認為「平日透達人性、心靈的藝術家……也是其中迎向挑戰的一中堅」。「五行生成意象論」,正是楊教授提出的藝術宣言。這個宣言通過混沌的意象,轉化為自然、無限、質樸、純真的藝術生態美學觀。

  五行生成意象論,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對宏觀宇宙的生、天轉化的象意與意象,金、木、水、火、土,沒有物理、化學中對物質分析與化合的公式,而是仰觀俯察宇宙萬物的象意的方法和意象的分類界定。五行生成意象論,是對五類意象如何在相生、相剋、順、逆轉化中決定宇宙、生命的起始與終止的模糊性的邏輯表述,這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宏觀的宇宙觀。及其在藝術中的運用。

  這裡生態美學研究中,把「意象」與「混沌」互為印論的論述,和意象美學研究又有極為相似的因緣契合。我在文章與講學中,曾多次以「混沌的悲喜劇」來論述混沌的死亡與復甦:被西方具象藝術的可驗證性的倏,與西方抽象藝術的可計量性的忽,鑿竅致死了難以驗證、難以計量的混沌。這是莊子《應帝王》的原意,也是中西藝術文化的歷史性悲劇。不同之處在於我在續莊子寓言中,描繪了混沌的喜劇:混沌死後,好心的倏與忽悲痛欲絕,七竅閉塞,萬念俱灰,恍惚中唯感自己的心在跳,頓時大悟,原來混沌的生命力在心竅,三人的心竅與七竅相通相合,混沌在喜劇中復甦。

  楊教授之五行生成的生態美學觀,也可以稱為五行生成意象論。正是混沌的喜劇觀。

  混沌的悲喜劇,象意的是大腦中淺層的、明顯的、可驗證、可計量的視、聽等七竅的局部功能。和大腦中深層的、潛意識的、模糊的、本源的、難以言明的總體功能之間的矛盾現象,倏與忽便是七竅俱全、行動神速,大腦局部功能的意象,混沌則是德高望重、善待眾生總體功能的意象。在這個矛盾中倏、忽鑿死混沌之悲劇,即對大腦深層的總體功能的否定。混沌復甦的喜劇,則是對大腦深層的總體功能的醒悟。新的科學觀中,已經改變了從清楚到清楚的觀念和方法,重新定義科學為從清楚到混沌,從混沌再到清楚的有機轉換。中西藝術文化中都離不開混沌與有序的轉換,只是由於西方文化重在局部、淺層的發展具有明晰、有序性,中國傳統文化重在深層、總體功能的發展,具有神秘、混沌性。混沌的復甦,即混沌與明晰的轉換,是中西藝術文化因緣契合的微觀機制。

  五行生成意象論與混沌與有序的轉換論,是生態美學的總體理論框架。


(二)石頭中的生態美

楊教授在六、七十年代重點突破了石雕藝術的景觀雕塑。1971年美術雜誌發表〈從一顆石頭來看世界〉的文章,從神話中的的女媧採五彩石以補天,到米芾拜石並首創賞石的瘦、縐、透,後人又加一秀字,成為賞石的四原則,又有蘇東坡論石的「丑而雅、丑而秀」歸而為一丑字,含有極美而丑的審美轉換。英國現在雕塑大師亨利摩爾在粗略的石塊中透露著虛無的空洞,簡言之為空。暗合了瘦、縐、透、秀、丑的情趣。而前人的瘦、縐、透、秀、空都具有五行意象的「始於無,終於成」的生態邏輯,楊教授正是運用生態意象邏輯,在承繼前人的審美觀念,並不侷限於已有的藝術形態為終結,而是在奧地利藝術家卡普蘭的影響下,在新的文化氣候中,發展了瘦、縐、透、秀、丑、空。把石雕景觀由案頭、庭院的小環境中,帶進了無邊的天地之間的市鎮、廣場、工廠裡,並在石頭、鋼筋水泥的結合中創造了景觀雕塑的宏、壯、放之生態美的新境界。

  宏:作品〈鴻展〉(見附圖2 ),以宏大的體積,鴻飛的姿態,屹立在臺灣新店裕隆汔車工廠前。其主體的龐然橫臥,與契形突起合為一個整體,其中也有瘦、縐、透、秀、空,但總體美感是宏大而飛動的巨靈。

  壯:作品〈太空行〉華運航空景觀大雕塑(見附圖3 ),充分運用了現場方、圓、大、小、規整與不規整的石塊組成了可攀沿其間山川景致,在豎面的大牆壁上,創造了星群運行的太空奇觀。把人們帶進了極為壯麗的太空幻境。

  放:作品〈太魯閣〉,1969年作於日本,以大、小不同的直線與銳角,組成向上噴射的豪放境界。〈新加坡的進展〉,1971年作於新加坡。以單純有力的直線,交錯、扭轉、聚合為奔放有序的,蘊涵無限生機和強大動力的生態美。〈夢之塔〉(見附圖4 ),1972年為美國關島設計,旋動的底座上,升騰著向上輻射、狂放無際的斜線,猶如大鵬的羽翼,將要展翅飛翔於天空。
楊教授的生態美學觀,從石雕藝術開始創造了宏、壯、放的藝術境界,但又不以石雕中的成而終,不斷地從無開始,創造著新的藝術天地。


(三)古老智慧與現代科技的新生態

  楊教授的生態美學與景觀藝術,在五行生成意象邏輯軌道上,在中華古老的智慧陰、陽之道、佛法圓融中,在七、八十年代,又發生三次「始於無,終於成」的生態轉換。

3-1.〈鳳凰來儀〉與〈東西門〉
  1
970年楊教授在追逐創造石雕中的宏、壯、放的同時,在日本大阪完成了〈鳳凰來儀〉(見附圖5 )的創作。鳳凰在中外的傳統中,是吉祥如意、憧憬理想的神鳥,和在烈火中死亡而後重生之意象。這是對五行生成的「始於無,終於成」的涵義,是舊生命的死於火,和再生的新生命又是生於火的人類對永琲滷望、永甯的象徵與表意。這是理想的生態美的構想與創造。並且是從無到有,運用工業生產的鋼鐵結構而成。這個理想中的神鳥,是在幾千年中國人的想象中升騰的意象,以高7公尺,寬9公尺的盡可能粗糙的鋼鐵,以五色塗底,以紅色為主調的象意理想、吉祥的神鳥。,是自然與人類之間的信使和橋樑,是人為的小自然,投入宇宙的大自然。是人類善良本性與和諧進步的表意。並且也是人類古老的智慧與現代科技的契合。因此得到了美籍華人建築設計大師貝聿銘的首肯與賞識,又在與貝聿銘的合作中,由鋼鐵的景觀造型,再次在材料轉換中,進行不袗的景觀創造。

  1973年與貝聿銘合作,在紐約創作了不袗的景觀雕塑〈東西門〉(見附圖6 )。〈東西門〉有東西文化溝通的意蘊,但造型卻是受中國建築中月門的啟示,並以虛、實兩個圓來象意,虛圓中含陰,象徵中國傳統文化,實圓中含陽,象徵西方文化,本為宇宙一體中的分離,中西文化的陰、陽溝通,是同形復歸為宇宙的整一。而不袗鏡面對自然、社會萬物的映象,使形而上的陰、陽之道,與天地萬物之器物與具象融為一體,在五行生成意象的生發邏輯中,把抽象的形體與具體的物象,融為萬象歸一、一象含萬象的情思與境界之中。

3-2.磁帶中的資訊意象
  楊教授的不袗景觀雕塑,走出了〈東西門〉,他以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和現代科技的直覺敏感,以「象徵知識、資訊、智慧和傳播迅速等特質的磁帶,結合代表中國文化精華的龍鳳意象,以純樸、簡練、有力的造型,統攝傳統與現代,回應宇宙自然和文化日新又新的無盡生機。」這個薄如紙,形似麵條似的磁帶,融入不朽袘氻妨寣A使〈東西門〉中的方、圓、陰、陽的抽象符號,注入生命力。在1986-1987年之間,創作了系列的不袗新作,再一次從「終於成」中走出,獲得「始於無」的新藝術─不袗雕塑。
〈回到太初〉1986年作(見附圖7),一個卷曲初展的不袗帶,猶如混沌初醒的新生,向上展開的斜方形
上的小圓洞,像似稚嫩的眼睛,初次觀望著世界。

  〈日曜〉與〈月華〉1986年作(見附圖8),兩個彼此呼應的上弧和下弧的半圓體,上方閃曜了兩個明亮的圓光,象徵日、月的初升。

  〈伴侶〉1987年作(見附圖9),形似一對初生的龍鳳,對世界充滿新奇,探索步法初途,相互依靠,表達生命提攜的溫暖和希望。

  〈小鳳翔〉1986年作(見附圖10),旋動的三塊鋼鐵,呈現了雛鳳展翅的意象。

  〈日升〉、〈月琚r1987年作(見附圖11),日升的清銅壯美,正如不凡的龍的形貌。月光乘著,鳳翼施施而來,道盡靈動之美,生命境界是何等的圓融自在。

  是磁帶中的現代資訊意象,使楊教授的不袗景觀雕塑達到了新的圓融境界。

3-3.新望藝術學院
  楊教授1959年的雕塑〈哲人〉(見附圖12),顯然是魏晉佛教造像韻味。簡略的形體,融入了西方現代藝術的氣息。而四只眼睛重疊上下,則是楊教授的創造,意為在佛教的觀照中,一雙眼睛向內看精神世界,另一雙眼向外看大千世界,筆者在中西藝術比較中,認為西方藝術的智慧在視知覺的觀照中,中國藝術超出了視知覺的侷限發展了意象覺的大智慧。視知覺以大腦的局部功能為主,而意象覺則是大腦的並協功能和總體功能,楊教授正是用四大眼睛的兩種功能,創造了景觀藝術,正是這四只眼在薄如紙的磁帶與不袗之間看到了新時代的藝術世界。由此使他在1977年以後的一段時,曾經與美國舊金山的法界大學有緣設計創辦一所「新望藝術學院」。

  1970年至1976年,楊教授先後在黎巴嫩貝魯特和沙烏地阿拉伯設計國際公園,引起了美國舊金山法界大學的注意,特邀他赴美在一個舊的國家森林公園中設計佛教聖地的景觀。他在一個半月的考察中,發現主持法界大學的老和尚是最後一代禪宗的傳人,三十年前由中國大陸來這裡傳法,有四十多名學生都是文學博士和教授,他們對佛教經典的研究達到非常透徹的程度,並以獨特的方法英譯了十幾部經典,引起學術界的重視。在聽老和尚講經及傾心交談中,對佛教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當老和尚提出法界大學的藝術學院由他來主持,他欣然接受了,很快提出了不同於現行藝術學院的單線知識教導法,強調要從人類大環境探討藝術,最後藝術的創造才能再度回返到生活的大環境裡去的新教學法,並以中國傳統文化中所講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的通才教育為主導,培養周備、通達、完整的人才。教學方針採取繪畫、雕刻、版畫、攝影、音樂、體育各科配合,希望79年2月開課。……

  1994年當我看到以上信息後,曾在〈意象生命演化 創造人間淨土〉的撰文提綱後邊,附上我對敦煌佛教藝術研究的情況,並詢問新望藝術學院的現況,楊教授在94年10月3日覆信中回答:
美國萬佛城法界大學處,因離開多年,近況如何不甚明瞭。惟依昔日所知,其佛教經典研究工作進行頗有佳績,本人離開後,佛教藝術之推廣研究工作也隨之擱淺矣!

  但此項活動中楊教授對佛教的認知,達到了新的境界,並促成了生態美學理論的深化與完善,1990年6月在北京大學的學術會議上發表的論文〈中國生態美學的未來性〉,在「天人五衰,一切都要壞死」的論題中,引用法句比喻經無常品第一的第一則故事,己經預示今日生態環境破壞的現實,以揭開科技與經濟神話及「人定勝天」之迷思,強調:「順物之情、應天之時、達天人合一的共融境界,眾生有其生存環境,修福慧實現淨土」等,以達到「自然、樸實、圓融、健康生態美學的理想」。而在第一論題中討論的〈緣慧厚生〉系列作品及其著文正是這個審美理想的體現。這也正是新望藝術學院構想的展示,其中看到五行生成意象的再次昇華。

3-4.雷射景觀藝術
  楊教授在籌辦藝術學院的過程中,接觸到美國與日本雷射藝術的專家,在美術的光、色知識中,只涉及到三稜鏡折射的七彩光色,而雷射之光是一種最純的光,通過三稜鏡時並不產生折射現象,它的光波只有普遍光波的一百萬分之一,就是說比日光強一百萬倍。當他第一次在日本京都看到美國人首創的「雷射音樂表演」時,由電腦控制的電射發射機,在一秒鐘裡可來回掃射幾百至上千次,由起初的一個小點,很快擴展成線、面、體,在音樂的配合中,光彩的幻影成了有生命的東西,有如人升上太空觸及到宇宙生命的躍動。使他聯想到近一年多以來,每次在法界大學聽法師講經,講到宇宙中的種種現象,解釋宇宙的意義,所悟極其有限,而看到雷射發出的天華,使他感到了宇宙間生命的真面目。這需要大數額的經費和尖端的科學技術,於1978年10月成立推廣雷射協會,計劃第一步以雷射代替雕刀。第二步便是作光在空間變化中產生的藝術。這是具有震撼人類美的領域。1969年與幾位專家創辦了大漢雷射科藝研究社,1981年舉辦了首屆雷射景觀大展,楊教授展出了他的第一件雷射景觀雕塑作品〈瑞鳥〉,和系列雷射景觀攝影作品(見附圖13),又一次實現了五行生成意象的升級。1982年楊教授撰文〈從雙手到思想的生命激光〉,把他的藝術生涯分為三個階段,一是1966年以前二十年的青年之派為「雙手期」,二是1966年到1977年為「思想期」,1977年至1988年為「激光期」。並把激光期定為手腦並用的「生命期」,因為他曾經因皮膚頑疾而處在漫漫黑夜掙扎中,是雷射激發了他生命的再次躍動。破除了生命與生命本相的疑團,深悟到:
激光的畫面宛如一張細胞顯微的放大圖,由那個無形的光源向外擴展,延伸,多麼像一個生命的誕生、生長的形質,或者是宇宙混沌初開的天地化育。……生命在形成此番美境不但是激光之美的另一端,更是我們藝術創作中所必須追要的生命之美。此番景觀,亦如生命變奏的景觀及太空結構體的景觀。

  ……這便是楊教授之五行生成意象之最壯麗的生態美學境界。

三、龍嘯太虛之藝術生態軌跡

(一)龍來龍去

  1976年,楊教授自己所提出的「思想期」,應該是生態美學的思維成熟期,他以〈龍來龍去〉總結了生態美學發生發展的軌跡。

  在龍與自然的結合中,以男耕女織的農業行為為線索,引出了由蠶變蛹又變蛾,三種不同的生長形態,生命在其中默默轉換,生生不息,找到了龍之生態的基本特徵是從爬到飛的轉換。堅信龍是由蠶演化的說法。農耕社會又面對山崩、地震、狂風、暴雨,需要巨大超人的力量來主宰,龍又被想像為天地間動靜、幽明、內外、陰陽等一切相對現象的變化,無窮的能量的聚合。這是農耕社會男耕女織的先民們合乎邏輯的立意造像,以象盡意。又,在中國的先哲們看來,看不見的形而上之道才是偉大的、神奇的,看的見的形而下之器物是平常的、有限的,因而在形上與形下的結合中以蠶的演化為雛形,復合了鷹爪、鹿角、觸鬚、鱗片環節等,創造了現實中並不存在的生物─龍,蘊涵著無限的宏觀宇宙和微觀無盡生機。楊教授認為龍是隨著時代而變化的,不能讓龍的變化在我們手上終止,並把這種體認作為創作的骨幹,雖然他並沒有以龍的形貌作為所有創作的依附。如〈太魯閣〉的石雕創作,並非龍形,但其形的律動卻有龍的升騰。即是在花蓮看到的自然山脈、石塊的綿延無盡,壯大碩實,變化多端,生命力在其中循環不息,他覺得這就是龍,其實天地間萬物躍動呼息運轉都是龍。近二十年來他從寫實的雕作,進入抽象的雕作,基本上就是順此體認工作著,這是我們尋找生態美學軌跡的啟示。並找到了「夢中之龍」、「見龍在田」、「龍躍於山」、「飛龍在天」和「龍嘯太虛」的生長飛騰的軌跡。

(二)〈稚子之夢〉──潛龍勿用

  1952年創作的〈稚子之夢〉鑄銅(見附圖14),可解釋為夢中之龍。

  在同時期中楊教授還有〈牧童〉的變體作(見附圖15),一是以寫實的手法,表現牧童在牛背上讀書,牛在悠然自得地漫步。二是以半抽象的手法,表現牧童與牛擁抱的親情。另有一幅作品〈水牛〉,表現二頭牛潛入水中的情趣。這三幅畫中的牛,都是生活中形而下的常景,其中〈水牛〉,似有「潛龍勿用」之意,但都在以牛的具體造為準,都是表現幾千年延續的農耕生活的情調。而〈稚子之夢〉則不然。
〈稚子之夢〉,直覺中只是一頭小牛在睡覺,而〈稚子之夢〉的題目提示我們一個新生的生命,進入了理想的夢境。現實中的牛是否會做夢,無關緊要,新生的生命─這裡潛在的意象是人,是必然作夢的,並在夢中營構未來的理想,這個新生命也即是當時的農民的新生命,在夢想中營構著新的農業前程,而這夢牛的身軀中,潛存著盤旋、回轉的臥龍,也正是乾卦中的「潛龍勿用」。

(三)〈春牛圖〉──見龍在田

  1964年創作的〈春牛圖〉(見附圖16),請看楊教授自己的註釋:

  ……當時是推行農業的機械化,發展耕耘機的時代,我把牛頭打上釘子,化其為鐵牛,表示一只永不疲倦的牛,耕耘機,旁邊有稻禾,有山、有田、有溝渠。這一切都由外緣一條形態簡單的「龍」衛護著。
〈稚子之夢〉中的潛龍,在這裡昇華為一條田間的鐵牛。其形貌已由牛轉化為龍。實為「潛龍勿用」之後的「見龍在田」。

  1967年創作的陶器雕塑品〈巨浪〉(見附圖17),與〈春牛圖〉相比,突破具象的侷限,以旋動的張力表現龍的巨大生命力。

(四)龍躍於山

  楊教授在〈龍來龍去〉中,已經談到了〈太魯閣〉與山石裡曲直、律動中的龍,這裡再以同期的代表作,進一步闡釋。

  〈大地春回〉(見附圖18),是楊教授1974年參加史波肯世界環境博覽會的作品,其總體形態就是回旋升騰的有機生態,由下而上展現著龍形在大地中奔馳的主旋律及其重奏與變奏。表現了壯擴無限的生態美。

  1975年為良友工業公司創作的〈起飛〉,為了打破建築空間機械分割,拆牆換壁,使山岳律動之龍的生態顯現其中,改變了西方建築與自然分離風貌,呈現著天人合一的東方文化品格。

  1971年為新加坡設計的〈玉宇壁〉(見附圖19),與〈太魯閣〉異曲同工,都表現了長音節的聚散有序的宇宙生命波瀾壯闊的龍的神情狀態。


(五)龍嘯太虛

  楊教授在〈龍來龍去〉一文最後說:

  每個人都應有一條龍在心中……才能過真正的生活,而不是生存而已。

  就在寫出這句話之後,以資訊磁帶與不袗結緣長方形鋼帶為龍體,上有不同大小、部位的圓眼作為龍的基本形,創造了龍的生態系列。

  〈回到太初〉(見附圖7)中鋼帶卷曲初有舒展,頗有「潛龍勿用」之意。

  〈日曜〉、〈月華〉1986年作(見附圖8),是一對雛龍雛鳳,稚拙地站立地上,可謂「見龍在田」。

  〈日昇〉、〈月琚r1987年作(見附圖9),為不凡的龍、鳳形貌,靈動騰越的情境,正是〈龍躍於淵〉與鳳凰展翅起飛之態。

  1987年,在創作〈龍躍〉時(見附圖20),又將不袗作品結合雷射、動力及光藝術,統攝傳統龍之意象與現代科技之精華,以展龍之躍起的輝煌景觀(高10m)。1990年再以〈飛龍在天〉為題(見附圖21),作為元宵花燈節的主燈,白天看是旋轉飛揚的巨型現代不袗雕塑,夜間變成巨大的龍燈,口吐煙霧,以乾冰、雷射等光效融匯成光舞閃躍的現代飛龍。創造了「飛龍在天」的極美的生態景觀。1990年創作的〈地球常新〉,(見附圖22),是一條巨龍,環繞著地球。同年創作了〈龍嘯太虛〉(見附圖23),是一個旋動而又復合的圓,這不就是超以象外之龍,而得其環中嗎?至此,景觀雕塑達到了至高的境界,大哉,乾元。充分表現「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精神。

  楊教授在20世紀的後半世紀中,通過景觀雕塑所展現的生態美學之軌跡,清晰了然。

  正當此文接近尾聲,收到楊英風藝術研究中心主任鄭雅文女士寄來的幾份資料,其中楊教授1996年11月7日的演請〈區域文化與雕塑藝術〉,認為小自機構,大至東、西方,即是區域文化的範疇,並定義區域文化是「根脈延伸的母親文化」。以六十年的雕塑工作得出的結論:人類精神體對「型」的基本反應,使觀賞者在欣賞聯想之餘,體會作者的語言、思想、感情、文化內涵.,進而受到遷移默化。因此「型」同時具有思想性和藝術性,好的「型」產生好的影響和啟發。表現單純、和諧、健康、圓融、慈悲、關懷、宏觀、樸實的精神智慧……。

  在同一資料中刊出1995年,楊教授在〈古木參天〉中,又一次突破「終於成」的五行生成意象論,以千年紅豆杉古木,切割組合而成的景觀雕塑,是本土藝術文化的新形態(見附圖24)。又有1996年4月新的〈緣慧潤生〉系列作品,在新竹交通大學落成的報導。1996年5月景觀雕塑在倫敦展出轟動效應的報導;1996年10月,在楊教授的家鄉宜蘭,舉行的神木安裝活動的報導,這些系列活動的形式和內涵,充分展現著楊教授藝術生態的圓融與完滿。謹以此文深表對楊教授的崇敬與懷念。


附圖1〈緣慧厚生〉系列主體雕塑〈宇宙與生活〉  
附圖2〈鴻展〉

 

附圖3〈太空行〉華運航空景觀大雕塑 附圖4〈夢之塔〉1972年為美國關島設計

 

附圖5 1970年日本萬國博覽會中華民國館前庭 〈鳳凰來儀〉鋼鐵景觀大雕塑

 

附圖6〈東西門〉 附圖7〈回到太初〉

 

附圖8〈日曜〉 〈月華〉

 

  附圖10〈小鳳翔〉
附圖9〈伴侶〉

 

附圖11〈月恆〉 〈日昇〉

 

附圖12〈哲人〉  
附圖13〈瑞鳥〉

 

  附圖15〈牧童〉
附圖14〈稚子之夢〉

 

附圖16〈春牛圖〉 附圖17〈巨浪〉

 

附圖18〈大地春回〉

附圖19〈玉宇壁〉
附圖20〈龍躍〉

附圖21〈飛龍在天〉

 

附圖22〈地球常新〉

附圖23〈龍嘯太虛〉


附圖24〈古木參天)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