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所 認 識 的 楊 老 師

何恆雄

一、 序言

(一)成長期:
  楊老師民國十六年生,他學習藝術與多變的過程,曾進入北平輔仁大學美術系,再上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最後到羅馬藝術學院雕塑系進修,從平面美術的中西繪畫並研究建築,然後是雕塑。這二十多年的青年學習成長的過程他自己定位在一雙手的訓練「記得我這一雙手,只要我醒著,它就在動,繪畫設計雕塑,勤奮學習讓雙手能追上腦的思辯。」

(二)思想期:
  民國五十五年到六十五年的十多年間是楊老師思想的覺醒,不再以雙手為主的創作,是以思想領導工作,以思想為作品的先機,以思想發現為內容。民國五十六年,楊老師進入花蓮榮民大理石場工作,由於接近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壯麗山河,感動中反問自己:我的雙手還能做什麼?我的心靈這麼不深深感動?我的思想何以不起伏澎湃?我得前進去攀爬另一級高原,便是思想的高原。這段去花蓮對自然的透視、沈思,對其後期的創作是決定性的一刻。

  他對自然質樸之美,自然動力的奇偉正式建立其對中國人為何講求回歸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一次印證。因此楊老師的景觀雕塑的創作理念,也因此而建立,楊老師說:「我的創作在『學習自然』、『契合自然』、『回歸自然』結果便開導出個人雕塑藝術的新境界-景觀雕塑。不是用雙手所能雕塑,而是思想之力,如果不用思想,是看不見作品,而這思想既不深奧,也不玄妙,惟『自然』而已。」因此他特別注意到「人造環境,環境造人」的相因循,互為果為研究的核心。

(三)雷射期:
  民國六十年到七十一年,足足五年,他把所有的時間都投注在雷射光藝術的研究及推展上,雖然他抱病的五年中,迷上了雷射,雷射的世界正好激打他的生命再次發光,就像黑夜中的一道生命之光,讓生命再次重新耀動。楊老師從雕塑實像的創作到思想期的自然反省,到接近自然的覺醒轉而創作景觀雕塑的回歸自然,最後到雷射幻象的人為的第二自然創作,用攝影像照片紀錄一系列的奇幻世界。

  就是光的繪畫,正好滿足長年以實像創作的雕塑家無法表現的虛像楊老師最後把雷射藝術自我定位『是我藝術創作中所必須追求的生命之美,亦如生命變奏的景觀及太空結構的景觀。生命不是排在『雙手』、『思想』之後,生命是包容著雙手、思想的一個有機形式,萬變之宗源。由於抱病,他對生死的感觸良多,想研究生命的無常,聽法師講經說法,企圖從宇宙生命本相的瞭解中來解除自身生命的皮肉與心靈之苦,借雷射激光多彩而無常變化現象,來詮釋自我生命本相,再出發的激光。

二、 創作理念

(一)中國傳統五行的研究
  戰國以後,「五行學說」漸漸摻溶到建築制度裡,堪與學為一種精神與物質並進的雙重需求,位於純審美和純實用範圍之間。五行的意義包括了象德、四靈、四季、方向、顏色等,很早就運用到建築方面。在設計上,以五行「氣運」的理論來制定建築形制與色彩。它並非一般人想像的玄學罷了。而是一種感情與理智的均衡發展。堪與學的運用,如同在天地萬物之間,求取合理而舒適的調和,使生命的衍行更美好而順暢,以現代科學觀點來看堪與學,或可落實於磁場的領域內探研,揭去堪與學的神秘面紗。

  五行可以說是先哲分析萬物的原則,在歸納有形物質同時,也歸納許多無形境界,而彼此相屬的關係是顯而易見的符合自然現象。此外,其生克制化的因果關係,更昭示出宇宙各種形而上、形而下的法則。人類原始的生存狀態。在金、木、水、火、土、漸趨精密更富變化的交互運用中,步上了文化生活的環境。在居住環境中,五行闡明了相對增損的調和形式,處處涵藏著中庸之道,同時也反映出中國人特有講求和諧精神秩序與天人契合的宇宙觀。

(二)造形創作理念

 (1)自然材質的啟示
  自然對於人類活動之發展實具深遠的影響,甚至可以說各國文明創造之趨勢,在造地運動之伊始,似乎已可揣測出其概廓。我在羅馬研究雕塑期間,適遇一機會得以綜覽世界各地石材之樣品,令我詫異的是仔細剖析各處的石材的材質紋理,則其區域特性、民族風貌自然浮現。這使我對於中國人面對自然時謙遜自牧的態度,頓然有了深刻的瞭解;藝術的形式固然為人手所著繪雕鑿而出的,但此性靈的啟示是來自於自然環境,是而自然造就了種種形式的可能性,人類僅是順應自然地去實現它。仰觀宇宙之大,俯察萬物品類之盛,如何在自然中發現美的質素,遂成為中國藝術最重視的命題。

 (2)傳統造字六書的啟示
  我國文字具有六種造字法則∼六書,此形、音、義兼備的特質是為其他各國文字所沒有的。象形、指示、形聲是透過自然觀察的聯想,會意、轉注、假借則是高度意象上的轉化簡約。中國造字結合了形下抽象圖案與形上意象內涵,尤為拼音文字所遙不及的。此外字體本身的結構、佈白與線條,均可使文字脫離實用性而昇華為美感,這些美妙的文字流露出中國人簡化自然意象的巧思。由造字演變而成書法這門獨特的造型藝術,所謂「書畫同源」,所以中國藝術中特重「線」的趣味,因為線條最含蓄收斂,但也最具精神性,不像色彩偏於普及的感官美。線的精純性正意味著主觀生命情調與客觀自然性景象的交融。每當面對博大精恆的傳統美學時心中總有一股其名的悸動,身為一位中國藝術工作者,實在有太多傳統造型理念,值得去歸納闡揚。

(三)東方與西方文化思想差異的探索
 (1)自然觀照孕育出大我的胸襟
  我國以農業為立國之幹,對於自然現象的觀察極為深刻,所以在天文、星象上有很高的成就。然而中國人在面對自然時所抱持的態度,首重人與自然和諸統一的關係;《周易》上的「天地之大德曰生」,正是中國人在宇宙運行中歸納出的原理法則,進而肯定了生命的積極意義。董仲舒於陰陽五行中撥理出「天人合一」之道,確為中國人獨特的宇宙觀,不同於西方以人為萬有核心,視宇宙為客體對象的對立性。

 (2)民族自覺與文化傳承
  西方高度的物質文明發展,在初期確引起各國紛紡慕效,致使原本多彩多姿的民族特質,漸為一元化的物質世界所統合侵沒,人們失去了原有賴以生存的形式和慰藉,心靈漸步入了孤寂,是故「從何處來?往何處去?」遂成為二十世紀各民族普遍的疑慮。有幸在本世紀末新的體悟已取代以往迷思,各民族意識到唯有承繼民族悠久的文化命脈和天地間廣闊的自然活力,生命的進程興種族的延續才有了意義,於是尋根之潮剷風起雲湧,民族自覺的契機終於在侵略性的互殘行為偃息之後得以再現。
藝術最足以映照時代的靈魂與民族氣象因此,我們有必要重新認知中國傳統的藝術特質,否則無以立足於今日,面對傳承與創新的變局。

 (3)「物我交融」看傳統生活智慧
  從科技發展史來看,今日之西方科學領先群倫,儼然執世界之牛耳,然而當我們而臨其極度擴充,而至引發公害,置地球生態逐步毀朽之境地時為了尋求心靈的無限自由,中國人要求不役於物使,但生命之進行必得有物質部分,所以中國人以物我的感通,將物質提升到心靈的層次;既不偏於惟心,亦不偏於唯物,所謂「竹解虛心足我師」,凡物中必有某種自然的特質典規律,值得透過「格物」的過程獲得,亦即在物質上謀求盡善,而待心靈將之完成才算盡美,所以中國的藝術能不拘形下的素材,而呈現出深刻精緻的形上境界。這種完全將心靈沈潛到虛境凝神的審美狀態,藉精神與物質互動交感所創造出的藝術,自然無法為一切求精準求實證的西方文明所充份理解。

  至今仍有許多人懷疑,以中國的科技現狀,何以能在干百年前就產生了青銅器、兵馬俑和宋瓷等巧奪天工的藝術?西方以物我對峙的態度來面對萬物,自然不知其所以造就這樣光華灼灼的藝術,並非僅靠技術;中國人講求物我交融,是故生活處處都蘊藏了美感,時時欣悅於自然的陶洗,在此中得到了樂趣和啟迪,所以器物藝術最能展現中國人的生活情態。

 (4)意在似與不似之間
  近代傳統藝術面對的最大責難,來自於抽象藝術。二十世紀初,歐美藝壇在求新求變的激進下。全面推翻了希臘羅馬及文藝復興以來的寫實技巧,認為講求「消除殊相與偶然變相,以捕捉根本形象」的抽象主義,較模擬再現的形式更接近藝術。部份藝術界人士竟也盲從附和,以西方本身的衝突矛盾,反詰中國缺乏抽象藝術,跟不上世界潮流。此一謬誤導至西化改革的浪潮淹沒了整個藝術教育,使當代藝術與中國傳統藝術特質日漸悖離。

  姑且不論我們是否應尾隨西方朝生夕死的藝術潮流。才算具有時代性,就以抽象、具象在中國美學的特貿上而言,並非全然對立。而是互為體用的。只要不陷泥在題材的有限性上。只認為中國雕塑非佛即俑,繪畫非花鳥即山水人物,那麼就不難發現抽象事實上是中國藝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特質。
純粹的抽象或具象藝術均是有所偏執的,因為藝術是將人類共同生活的經驗,經藝匠的凝鑄與錘鍊而煥發出的一種審美態度,幫助我們反省,得以摒棄現實的一切紛擾及功利性,再現藝術如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再求進境便是進入抽象藝術之「看山不是看,看水不是水」,而藝術所追求的乃是「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的豁達,所以中國藝術獨求「境界」二字,自然可以外於「抽象」、「具象」之爭。

(四)景觀雕塑創作的基本理念
 (1)景觀雕塑與傳統生活智慧
  中國文化很早就發展成豐富而和諸的全面性智慧,形上精神與形下物質是並重的,如堪輿學對於建築形式的影響說明一切外在樣式的採行,不能忽略了環境對人具有莫大的潛在力量,因比,能為生命帶來永久的幸福與安寧者,才是最佳的抉擇,景觀雕塑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衍生的。現代生活的步調非常快速,造成人心普遍的焦躁不安,西方人開始懂得反璞歸真追求自然精神的重要性,只是他們始終未能放下小我私慾的成見,將此中國傳統的生命態度與藝術精髓,強辯為西方驚天動地的創見,抱持佔有慾望而口中侈言回歸自然,不啻足緣木求魚。更可惜的是中國人似乎也遺忘了先民的智慧遺產,以致於都市面貌全是移殖外來建築的表象,無法塑造出民族的特質,故而更須要景觀雕塑來起畫龍點睛的作用,使城市而具有文化精神的表徵。

  所謂景觀乃是意味著廣義的環境,及人類生活的空間,包括感官及思想可及的部分,宇宙間的生命個體並非各自過著閉塞的生活,而是與其環境及過去、現在、未來種種現象息息相關。如果不能透視其精神原貌,而只注重外在形式,那麼就僅限於「外景」的層次,須進一步掌握內在的形象思維,才能達到到「內觀」的形上境界。中國人喜將自然環境視為一有機的生命體,致力於探尋人與自然間和諧的均衡發展,尊重並欣貿它,產生天人台一的思想,透過這一層體認才能詮釋中國雕塑美學的體系,因為中國式的空間特質是立於「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心包太虛、量周沙界」的關照上,體現圓融祥和的美感。
工業革命以來,產業形態的巨大變革,帶動了高度的物質文明,使人類不再追求與大自然和諧的步調。觀念上的差異,扭轉了生活環境的景觀,形成興自然全然隔離的狀態。我們看到了科技急速發展,造成了空氣、水源的污染、生態系統的破壞,說明大自然本身有限的淨化再生能力已窮於應付。人類無盡的開發,所帶來的後遺症,已經毀傷了自己的生存環境,使它失去了原有的舒適潔淨,這是今日人類所應深自反省的重要課題。

 (2)景觀藝術的調和功能
  如何提高環境的素質,減除人類精神上種種脅迫與不安,其徹底解決之道是努力喚起隱藏於人們心中的藝術行為,將其與科技結合。由此藝術活動可將人們的被動位置轉為主動地位,人們會正視自己的生活,努力的求進、求創新,更重要的乃是調和了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景觀雕塑正貝備這種有機的調和功能,它可以化解現代空間的衝突對立,使人類的創造精神得以發揮,並在相成消長的增損的過程中,滿足外在環境與內在心靈的共同需求,使我們周遭時時洋溢著舒適祥和的氣氛。

  因為現代城市空間的狹隘,早已不允許我們重溫昔日從容優雅的園林生活,那麼未來發展的趨勢究竟向何處依歸呢?如果我們對於西化帶來的偏狹與片面性不能有所警醒的話,我們的城市仍會繼續呈現混亂模糊的面目。只要能從景觀雕塑的意念出發,將沈悶的都市格局轉化為活潑的形式,突顯出民族的審美風貌與精神空間,相信我們能為這個時代創造出一國際性但也是民族性的建築美學,提升文化環境的鑑賞品味。

  因產業結構與人口激增,現代化的生活空間,多半侷限於高樓大廈,遠離了原先與自然相依共存的美好關係,因此更加彰顯了景觀雕塑的功能。藝術可以化解僵硬冷漠的都市空間帶來的種種脅迫不安,透過景觀雕塑,人類的創造精神得以抒發,使人與環境間的對立衝突轉化為和諧。

  從事「景觀雕塑」工作數十年來,創作的歷程從寫實而變形、而抽象、而取神,徜徉於傳統縱橫變化的美學世界中,轉化造意,由繁返簡,由廣入精。無不時時以恢弘中國生活美學的智慧為準繩。深信欲振興今日民族氣象激發民族的創造力,恢復民族自信自尊,必得從文化發展著手,「景觀雕塑」尤為展現民族文化特質最具象徵意義的一環。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中國近百年來在西潮衝擊下積弱悲難的一頁歷史,必然會如浴火再生的鳳凰,重新展翼,以中國人堅忍卓絕的民族生命力,為未來中國文明帶來璀璨的新紀元,共同奔赴中國藝術美學的新境界。

 (3)熱愛石景雅石的自然造境

 

  中國人愛石的堅毅、含蓄,庭園造景的別有洞天正說明了我們對自然的憧憬與鍾愛。「瘦、纏、透、秀」的品評歌頌著這種不經人工的樸拙之美,使雅石具現出大自然的氣度與韻格,而這些豐富的質理造形,表現出一股內在蘊積的活力,藉著完味樹石這一方小小的景緻,人與自然渾然相忘,篆刻與樹石藝術的最高境界和景觀雕塑是互通的。雕塑本身為一增益減損的調和性工作,如何透過技巧與素材的使用調度,呈現「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高超境界,進而使藝術品得與自然情景交容,正是景觀雕塑之精義所在。

 (五)雷射激光的創作理念
  勇於接受新的嘗試,從一個農業社會中成長的人能那樣快速的適應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是要具備相當的智慧與遠見,並能自我的反省及突破。又不失去自己原有的創作理念,又能展現新的創作視野,就如同楊老師所說接觸到雷射光的心境,當第一次接觸到雷射光的心境是一種最新的感受,會讓你迷戀到無法自拔,在長久體感與量感的創作形式中許多想表現而受到材質的侷限,無法傳達自己創作表現的可能性,在雷射光多采多姿的變化中得到另類空間創作的滿足,實驗發現尖端科技結合藝術創作的新形式。

 (六)東西文化創作理念示意圖

  • 反對西方藝術思潮及科技的物質文明,最迷戀雷射激光,也是藝術家創作心靈的迷思;其實雷射光束的變化,還不能與北極的極光相提並論。

三、 剖析楊老師各時期的代表性作品

 (七)紀念像
  楊老師這件早期的紀念像兩件作品,一件是<陳納德將軍>,一件是<李石樵畫家>,兩件作品表現手法各有特色,陳將軍的造像氣勢非凡,目光炯炯有神,塑造出軍人的正氣凜然威武的神韻,特別強化方形的力量,並以精巧的描寫細部,尤其是眼神處理。另一件李石樵畫家的塑像,就用較感性的構想,沈思的姿態,詮釋藝術家喜歡探索發現的哲思心境,能掌握對象的特殊表現。



<- 紀念像一∼陳納德將軍塑像
紀念像二~李石樵畫家塑像 -->

 

 (八)西方形式人體塑像
  這三件作品是楊老師最初一方面研究從西方雕塑手法的典型作品,從左邊第一件完全具像寫實的方式創作,到第二件已經用人體彎曲的造形,強化造形的變化及由內到外的生命成長肌理,第三件是重視塊面量感體感及造形方向性的變形研究,並在尋找雕塑自我風格建立的試探性作品。一方面從西方雕塑創作實驗中尋找創作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又從延續木版畫的時期的農村生活中去找尋創作的題材,就如<驟雨>這件作品,把農夫正在穿蓑衣的情景,表現農夫壯碩的身體。企圖與西方的塑造手法來詮釋東方農村題材。

 (九)東方形式哲人塑像
  <哲人>:
  這件作品是楊老師早期作品中,最具東方佛學及傳統中華文化思想的傑出代表作品,因為他從銅器的造形中找到造形創作得原理,方中有圓,圓中有方的道理,另一方面以雲崗大佛為創作的基本型。透過拉長的變形方式,再利用銅器強化方形線條斷續手法,最具造形創造力的地方是在眼部虛實空間的轉換,而把哲人之慧眼獨具的人格特性,表現得非常突出的傑作。

 

  佛教傳入中土後,非但挽其衰弊,甚而以大乘思想影響東亞各民族之宗教信仰及生活形式。犍陀羅與笈多風格傳入與影響,透過中國文化性格的選擇,誕生了敦煌、雲崗、龍門、大足等莊嚴靜穆的佛教藝術寶窟佛的造像,充分體現東方美學圓融淨化的生命態度。由自然形相的靜觀諦視中所得到的啟示,造就澄澈華嚴、慈悲莊敬的境界,應證了中華藝術文化的融合力與創造力。

 (十)木版畫:
  楊老師最早期的木版畫,因為在豐年社任職,因此都是以農村的景象為題材,非常親切溫馨,他的作品造形性很強,造形的單純簡潔及壓縮的轉化能力,更結合漫畫的幽默誇張特性,這種造形手法,延續在他的雕塑創作中。

 

(十一)版畫延伸的雕塑

  左邊這件作品的創作構想也是來自早期木版畫的作品,在一塊耐火磚上,在方形體上的壓縮造形,單純中富造形的趣味性。

  右邊這件作品是用中國造景、瘦透等造形變化,理念延伸出來的造形方式,部分創作理念也來自楊老師用油漆灑動的自動性創作版畫作品相關聯,也是一種嘗試以自動性手法,結合東方的創作理念,用較感性的直塑表達方式,來探索研究新風格開發的可能性。

 (十二)月潭教師會館浮雕<日、月>
  自強不息與怡然自得,滑翔與放射及適度的交錯空間造形來傳達太陽神的熱力,在強面空間留白 ,產生明快的對比作用,尖銳的造形手法一直是楊老師作品的造形特徵,並帶有中國剪紙藝術及學習過建築課程,面對構成元素,產生深遠的潛在影響,在國內自從這件浮雕的完成,因此帶動國內十幾年的浮雕與建築結合之熱潮。從楊老師創作這件作品到我們同學參與製作,讓我至今不能忘情的是,楊老師一大清早帶著我們,繞著日月潭大步走,看著日月潭的情景景觀變化,在談他如何到了日月潭現場,看到潭水蒸發變化,有如冉冉上昇的彩帶,因此,楊老師把潭水,比喻如彩帶的意象來創作,轉化結合在他的浮雕創作中,並且是創作公共藝術的最好示範,啟發後進在創作時重視場所精神與生態環境結合的重要性。

 

  以下是楊老師對日、月兩幅作品的創意說明:

  在<日>的這幅裡,以體魄壯健、精神奕奕的男子象徵太陽神,他高舉的雙手隱沒在雲霧中,掌握著宇宙的一切。他兩手的上方,有一圈橢圓形的環,代表行星的軌道,其上一顆圓球,是行星,也是原子能的象徵。太陽神腳下和身旁有許多強有力的線條,顯示出他無上的權威。而概略地看來,這一部份的圖形,宛如一條躍起的大魚;又像太陽神乘著寶筏在廣大無垠的太空中滑行。在他的右方點綴著日月潭清秀的山峰,左下方有寫意的光華島縮影。

  在<月>這一幅裡,彎彎的上弦月上,坐著一位裸體的美女,她代表著恬靜與安寧。有一條綿長、蜿蜒的帶子像是一條神秘的途徑,將人們從現實帶向美的境界,一對男女在月神的下方,靜靜低坐著,彷彿在和平柔美的光輝中陶醉。


  建築本來即是抽象藝術;在建築上採用繪畫或雕塑等,其意義即是再加強建築本身應具的藝術價值。與建築相配合的繪畫或雕刻,其表現內容自應與建築的性格而有所變化。所以,藝術作品在這樣的體認下,自然不是建築完成的裝飾,而是在建築設計時,即需要考慮配合的。在推進現代建築的今天,建築師與藝術家同樣具有責任,二者需要密切的合作。這一次教師會館的浮雕設計,在個人來講,是一種嘗試,期待高明的指教。對整個社會的藝術界來說,是一種新風氣、新開始,我願意它產生深遠的影響。

 (十三)景觀雕塑
  (1) 一個偉大的夢想完成『鳳凰來儀』
  楊老師的創作心路歷程(註~參考牛角掛書)

  十月二十五日,為進一步研究雕塑的造形,及辦理有關的製作手續,把所有資料帶回台北研究。經過一番悉心的構思,根據「神禽」的造形,終於設計出<鳳凰來儀>的雛形。再將過數次的修改,才確定了它的造形。

  1970年三月十四日,在中國館白色的巨廈前,鳳凰終於出現了。當萬國博覽會撞響和平之鐘揭幕的一剎那聽著歷史上有名的古代中國宮廷樂曲∼『越天樂』的演奏,不禁有了虔敬嚴肅的感動。這是一次人類文明最璀璨的大結合,<鳳凰來儀>在期間便有著若干特殊的意義。加上時間得短促,一層層憂心的掛慮的負荷,迫使我幾乎不敢對它的完成性存有任何順遂的想像。現在,面對著它如此與整個萬博會場,調配在一起的壯觀景象,才感從放鬆的語氣中說出:一個夢想完成了!興奮與感激取代曾有的疲憊。

  <鳳凰來儀>這件作品如同前段楊老師的自述所描寫的,是根據「神禽」的造形,變化而創作出來的特殊風格作品,造形手法脫離日月潭兩面浮雕的平面造形形成,轉變為單純的立體空間處理手法,是一件能結合建築空間的傑出作品,也是楊老師從塑造邁向金屬造形時期的第一件景觀雕塑代表作。

  (2)紐約<東西門>
  景觀雕塑,安置於美國紐約華爾街,東方海外大廈前的廣場上,東方海外大廈是由世界著名的船業鉅子董浩雲先生投資興建,,就如楊老師所說將中國生活哲理的「陰、陽、方圓」結合為象徵<東西門>景觀雕塑包含了「方、圓」-陰陽相對的哲學思想,虛虛實實,饒富趣味,很現代,也很中國。
<東西門>景觀雕塑,將中國人複雜的文化生活內涵,昇華為簡鍊的造形表現,讓傳統中國思想能夠延伸至紐約的現代環境中,使西方人感受到中國的精神,<東西門>正是溝通東西文化之門。最能展現東方傳統生活空間中發現東方造境的建築元素,以能表現西方基本型方圓的抽象意念,是楊老師所有金屬造形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代表作。

 (十四)射激光系列
  勇於接受新的嘗試,從一個農業社會中成長的人能那樣快速的適應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是要具備相當的智慧與遠見,並能自我的反省及突破。又不失去自己原有的創作理念,又能展現新的創作視野,就如同楊老師所說接觸到雷射光的心境,當第一次接觸到雷射光的心境是一種最新的感受,會讓你迷戀到無法自拔,在長久體感與量感的創作形式中許多想表現而受到材質的侷限,無法傳達自己創作表現的可能性,在雷射光多采多姿的變化中得到另類空間創作的滿足,實驗發現尖端科技結合藝術創作的新形式。

  楊老師對雷射尖端科技藝術之推廣,非常熱心,並舉辦多次的光雷科藝展。也影響了許多藝術家的參與,並創作了一些相當傑出的作品。

何恆雄(光的雕塑)
『鳥瑞』雕塑景觀雷射的楊英風

 

四、 結論:

  楊老師是一位勇於接受新的嘗試,雖然是從農業社會中成長的藝術家,卻能快速的適應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是要具備相當的智慧與遠見,並能自我反省及突破,又不失自己原有的創作理念。創作理念的探索與發現是內在與外在交替尋找,可能的適當結合形式,一個藝術家必須要瞭解人類在地球上存在的意義與永續生存的責任,不管科技如何的發展,最後還是要回歸與大自然融為一體,更必須瞭解宇宙觀瞭解人類與自然能和平共榮共存的理念。

  楊老師就是這樣的藝術家,他喜歡講中華民族傳統的天人合一的觀念,我想與他成長的年代有關,他正巧又生長在農業轉型到工業發展的年代,並迎向接觸科技時代的成長,因此,他的一生創作風格豐富及多變,創作的類別也非常廣泛,是一位具備多項創作能力的藝術家,又能以一貫的東方大自然創作理念為本,又能接受掌握新的時代精神,是台灣藝術界深具創造影響力的大師級藝術家,尤其是對提昇雕塑界,在國際藝壇的能見度,在多次的博覽會及其他各國的景觀雕塑創作設計中印證。

  晚年在雷射激光多采多姿的變化中,得到另類空間創作的滿足,實現發現尖端科技結合藝術創作的新形式,是一位能洞察先機的藝術大師。這次交大對深具影響力的藝術家,就其一生的創作思想觀念,作一深入的探討整理,對台灣藝術工作者的尊重,建立學理、並尊重傳承的典範,是台灣藝術界的福音。

參考資料
1.牛角掛書 楊英風美術館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