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 英 風 與 台 灣 雷 射 藝 術 之 技 術 發 展
張榮森

摘要
  楊英風先生在台灣之雷射藝術方面帶動風潮,因而也推動了光之雕塑及光藝術之發展。其中所用之技術,如光干涉技術、光繞射技術、偏光技術等在藝術中之內涵也得以發揮詮釋。本文詳細討論雷射光之特性及各作品所用之技術及其內涵,並論楊英風先生之雷射藝術及1979~1985年間其領導的雷射藝術運動。

關鍵詞: 雷射藝術( laser art )、 同調光( coherent )、 雷射光特性( laser light characteristic )、 全息( holo )、 繞射( diffraction )

一 、前言
  雷射藝術始於1971年,在台灣則於1979年到1985年間楊英風先生創導引起藝術雷射運動,雷射之用於藝術上有雷射攝影、全像攝影、雷射雕刻等。
現分別敘述其形式如下:

(一)雷射音樂映象:雷射音樂映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一九七一年美國人Ivan Drver創立雷射映像公司,一九七三年首先在洛杉磯洛夫里觀測台展出。如今美家地區,曾目睹雷射映像藝術者超過兩百萬人,並在世界各大城市展出。

  原是作家、攝影師、導演,而又通天文、音樂、哲學的 Ivan Drver對這種映像技術有特殊的藝術觀:「雷射音樂對映像可以激發,引領人們達到一種平時無法達成的心靈境界,它是一種抽象的經驗,可使人們不受限囿,自由建築自己的意義,免受各種特定的解說。」他認為,雷射音樂映像,是一種表現宇宙覺醒的工具。

  雷射音樂映像,是由雷射管射出的光束,直徑約兩豪米,在直線空間中行進,打到螢幕上,形成一個亮點。使雷射光穿越層層煙霧,可因為煙霧顆粒的反射而見到雷射的行進路線,即雷射光柱。如果把雷射光柱以每秒十六次的頻率轉動,由於視覺暫留的效果,我們可以看到由雷射在螢幕上畫出的圖案。如果配合菱鏡、過濾器、掃瞄器、轉以幻燈片、閃光燈、反射鏡、千面鏡,就可以見到由雷射形成的彩色圖片婆娑起舞,配合音樂效果,帶給人們新的視覺享受。【參考文獻(一)】

(二)慶典雷射:慶典雷射主要是在戶外表演,用於宗教、國家等慶典之用,亦有用在室內,如天文館之半圓球屋頂內使用。雷射慶典所表現的主題,不僅要表現國家人類的崇高理念,也要表現未來的遠景,所表現的方法是象徵的、比喻的,儘量減少文字解釋的訴說方式,而採取直覺的震憾。為了達到光芒四射的震憾效果,乃彩取使用紅,黃,藍( 綠 )的克里普東(Krypton)雷射,氬氣雷射、氦氖雷射互相配合,發出多彩的光束,利用這三部雷射加上電腦掃描器,可以用雷射光束在屋頂或室外的螢幕或雲層上掃描出各式各樣彩色圖樣。

(三)雷射攝影:以雷射射向晶體或多分子聚合物,經繞射而出之組紋射向屏幕,再以攝影機拍攝。【參考文獻(一)】


(四)雷射全像攝影:
  全像攝影是一種以雷射為光源,無需照相機的技術。這樣的攝影可以拍出有立體感的立體相片。它的底片可以做成透明的,以光線照射後,透明的圖片可以浮現立體物而這個立體影像存在於底片的前、後,或中間,即使只有底片的一小角,立體物的影像也不會因此缺少任何一部份。同一張底片中可以存放不同的圖片,藉由轉動角度,可以讓影像一一浮現。或是由底片正面看到物體的正面;反面則見到物體的背面,或由一張底片的各個角度看到整個物品。【參考文獻(二)】

二、雷射光之藝術特性
  雷射光因具有光的特性及本質,因此在雷射藝術的詮釋上自有其特色,分下列數點討論:

(一)雷射光的空性
  光在無物質反射下的空間,所展現的空不是相對於有的空,而是即有即空。而光的空中,空間歸向它自己。成為神聖的存有,同時也是非存有,是超越存有與非存有的領域。這種空,具有自身充實的飽滿性、包容性與神秘性。在這種光的空性中,我們感覺它是到是一切創造的源頭。

(二)雷射光空間的無
  雷射光空間是一種實體的空及動感的無(Dynamic Sunyata),每一實體在光之中不管是大小,顏色都是由其自由本質被光體證(realized),在光的空間中被呈現,光自體卻是無實體,無常住空間。實體在光中都能保持展現各自的特殊性與多樣性,其種種形狀,特色,分別清晰地完整的在光下展現,實體之多元性與光之一元性根本不同。

(三)光的虛幻與真實
  雷射光包含兩個特性,透明純淨和清澈。在光的透明純淨和清澈中,一切事物都清晰地展開,若把雷射光看成能量場而物看成被反射的色,光與色有等同的關係,物的形相不停的被化為色而轉成變化的空影,而光之能場自由地襲取實物。這種動態的轉換,不停地進行,虛幻的光與實體的自我等同起來,光與實體是主體也是客體,不斷的互相轉換。

(四)光之自如
  光之藝術的自如,乃是因所使用晶體其繞射出圖案乃如其所如,自性所發,是一種根本的自然,它超越藝術家之意志,或觀眾或訂購者的權力意志。這自然不是死寂的自然而是純粹的動態,是自發性的動態(dynamic spontaneity)。是萬物自發地展現的自性,是萬物自發地,不受外力指導的自我創作。

(五)時空轉換與空間重疊
  一物一空間,是一般藝術、科學的鐵律。但在光的空間中,多重光影像不但可以同時佔有一個空間,而且可以互相依賴,互相干涉,互相轉化,即使相對相反的影像,其統一性也可實現。因為光是開放性的空間,不像實體是封閉性的空間,因此上下、左右、此彼,都可互相滲透。
光之傳播乃是可逆的。從A點傳到B點的光,必然可由B點回傳至A點,因此時間變成可逆,始與終、前與後、過去與未來,可互相滲透和交互轉換。
因此時間與歷史的發展不是直線和單向的,不是只向著一個目標前進,卻可是交互轉換和迴轉的。這樣,時間與歷史可交錯開始或終結。在光的位序中,事物的善惡、對錯,可沒有次序,可互相疊次而不喪失其特異性及個體性。當光的自性空性及時間的可逆及永恆性展現時,藝術家在一瞬間步入物我兩忘【參考文獻(十)】,時空合一的覺悟。

(六)雷射光之干涉性及全息性【參考文獻(二)】
  晶片或多分子透明體經過雷射光之穿透呈現干涉之圖樣,在單光源之雷射光場下,透明體則就其本來面目呈現,以全相互入之方式而呈現,透明體將整個世界以光之圖樣而展現,每一個體以其存有的姿態進入其它個體,所以空間不再是獨立,不再主客之分,每個空間都是所有諸個體之溶合,從細細綿綿的光中,你溶入我,我溶入你,每一小塊具足整個世界,透過雷射光干涉之呈現,透明的實物,展現出虛幻的空間,虛幻的空間卻展現物我相溶的真如。
一事物涵攝其它事物,而又為其它事物所涵攝,每一事物皆是如此,稱之為全相具足,事物只有在純純的單波長同調性(Coherence)的光中才能展現出全相互入的本質,在這種情形之中,事物轉換成能量沒有實體,乃是非實體之實體,乃是緣起,故不互礙,因此得以干涉圓融相互進入事事無礙之世界,而一毫得以見大千世界,展現出光之極致的美。【參考文獻(十二)】

(七)雷射光深入物質的純化美
  物雖然以實體形式而存在,但他必須借著光的反射而展現自己,在雷射的藝術中,物是晶體。而晶體這一實體,必需借著光的繞射、折射、反射而純化為一光體,光對實體的純化,表現出實體的美,當光穿越實體。其深入原子分子的無底蘊可尋的美便展現出來了。
雷射光的能場實體由光的反射才顯現出其形狀,光亦藉實體反射才能展現給觀看者,光在傳播時若空中沒有可反射的微塵,則雷射也顯不出耀眼的光芒。若把微塵減量,雷射光亮度自然減弱,我們有一次在暗室將製造微塵的乾冰機關關掉,靜靜地微塵落地,我們看著雷射光由耀眼的光亮,漸漸減成微弱的光芒,乃至於全黑,乃至於無。可是這種有光無色的無,卻給人心悖的存有,這種感覺到的存有是空間能量實在的存有,雖然眼睛看不到任何光亮,可是心底的深處感到光的脈動,光的空性於是展現。

(八)雷射光之顏色
  凡是未經混合的原色,它的情感總是中性的,雖然它們帶給我們的感覺常常已經定型:紅色的熱情、刺激與興奮;黃的爽朗、明亮和活力;藍的深沉和憂鬱。但紅色也能表達一種高度的尊嚴和表情,透過了晶體繞射出的紅色雷射光之細紋,會令人產生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彷彿正在接受著最終的審判;是平和而莊嚴的皇室色彩,象徵了絕對的權威,甚至是一種冷酷的熱情,和確實的力量。

  哥德認為黃色是快樂而溫柔嫵媚,而康定思基說明亮的黃色是瘋狂而猛烈的,是尖銳而刺眼的;至於藍色的雷射光正如哥德所說:那是一種迷人的空無,空無而冷漠,它傳達了刺激而安祥的一種矛盾情緒,康定思基則說,藍色沉入所有事物底下而沒有止境,它的浩瀚無邊,卻又往往激起人們追求自由和生命激情。

  由雷射所創造的顏色是穩定而中性的,純粹的顏色並不隨著人類心中情感的波動而幻化,它不主宰你的意識,而是達到平靜內心的效果。

  綠色能給人一種真正的滿足,因為它使得我們的心靈和眼睛在這混合色上得到休息,如同我們因某些平易的事而得到休息一樣.人們不願意再走動,並且也無法再走動了.康定斯基發現綠色是絕對的寧靜而不動.這是一種相當莊重的.超自然.深刻.屬於大地的自我調和.雷射光的絕對完美的綠色,它是所有存在的色彩中最寧靜的,它不向任何方向運動,沒有相當的動情力,如愉快.悲傷.或熱情,它什麼也不要求.

  雷射光不像混合色活動效果的特徵,混亂油墨的不純黃色不僅僅被用來象徵高貴神聖──黃色在中國是帝王之色──並且也被傳統的用來表達羞恥跟輕蔑,對於康定斯基而言,黃色帶一點點藍色味道是種病態的顏色,一個黃調的顏色會產生一種不可想像的衝擊,所以它往往擾亂而激怒了動物。這樣不純的油墨效果在雷射光中決不會出現,純粹的雷射光一射出,立刻會激起人類內心的共鳴和驚嘆。
  
(九)雷射光的操作
  雷射光藝術的根本關心,不是去熟練表現美的法則。因為光照到晶體出來的像不可被思維所掌握,亦不是透過熟練的技巧去實現,雷射光打入晶體,藝術家心神專注以手的經脈微動使晶體變化圖像,邊觸邊體悟,以直觀與捕捉之影像互動,以對話方式回授晶體,晶體之微動乃是以直感觸動之方式,甚至於握晶體的手外觀不動而皮脈穴道之觸感及氣之運轉而產生小至微米之變化,及可使圖案產生巨大改變,這動晶體光和人的互動使人從理性的無明中解放出來,光和晶體不再是工具,而是身體脈絡的一部份,光影變幻乃是隨心而轉,與藝術家合一。光具有無界線的開放性,在光之中事物沒有主宰服從,君臣的關係,光不服從於藝術家,藝術家也不服從於光,光有時聽從藝術家的掌握,藝術家手的脈動有時隨著光的形狀而流轉,這種動感的互轉的君臣,主僕關係,只有在光的藝術中才有,因為沒有實體邊界的限制,使藝術家有無限的想像空間,而物我有真正的平等性及互為創作性。

(十)四度空間的多元式聲光世界
  雷射光的藝術不同於一般藝術以實體為主,而是以光體為主,因此展現不同於實體之特質,現在以1981雙十國慶總統府前之雷射表演【參考文獻(二)】來解釋,如下:

  為了打破平面式的雷射藝術,當時除了由台大、工業技術研究院、大漢雷藝社,及一些專家學者們如張榮森博士等合作製作的亞洲第一座慶典使用的雷射掃瞄系統,加上看台上二面八十米長五十米寬的傳統式布幕外,另外還在廣場上放置了數組反射鏡球,把雷射光以電腦指揮射向鏡球,因為鏡球是由數百面小鏡面圍成的球形,每個鏡面對雷射光反射的角度自然不同,而造出由四面八方散射而出的萬道光芒,這種突破畫框方式的表現,將環境本身做為藝術品的一部份的嘗試,是雷射景觀探討的新路線。

  在1981八月份圓山天文台所做的第一屆國際雷射景觀大展,也曾突破二度銀幕的限制而改為星象館三度空間的圓頂弧形銀幕而發表的雷射詩劇展,但是那次是在室內,而這次是在室外,除了三度空間的佈置外,更將雷射光掃描及跳躍的時間節奏配合了軍樂加了進去;使空間感覺融洽擴充到時間次元之內造成雄偉的音樂與光感世界,因為雷射光是最純最強的光,所以它的表現是簡實與雄壯的,以它與廣大的人群,莊嚴的總統府與雄偉的軍樂相配合更能表現出莊嚴巍峨。

(十一)雷射光直達天際,空間感無限膨脹
  天空是無限的空間,星宿繁美更表現宇宙的崇高與莊嚴,雙十節的民族使命感與 國父締造共和之莊嚴,和天空星宿有共同內在的本然,用最強最純的雷射光將總統府上的星光與星空下慶祝的人群連接起來,光線與光線間的空間以及光線與人群與建築物的空間經雷射光的穿綴推轉,使空間互相轉換,空間張力互相制衡,使得原來沒有座標的蒼穹充實了起來;光與光之間的氣氛隨音樂而顫動;大自然的雄偉神秘與總統府及萬象一心的人群互相融合交流,輻射狀的萬道光芒將無限蒼穹收斂到總統府在射向無限蒼穹,使整個星空充滿了力量。

(十二)雷射光變化統一形式成和諧的萬道光芒
  雷射光之璀璨,神秘以重複的萬道光芒射出,給我們的感覺是重覆有力的感情,但是卻有單調之感,因此我們將這華美的光芒時時粗時細,時紅時藍的做純粹中的多樣的變化,使我們瞬間感覺到一切事物位置信號這種無限,同時,強烈的華美讓我們生動的感覺到崇高偉大與莊嚴和諧,而浩瀚天空的黑暗背景更襯出了雷射的燦爛光芒,這種強烈的對比使的一切世俗感,瑣細感都不重要了起來。顯示出國家民族人類的使命感,使我們產生無可言喻的偉大與充實的感覺。

(十三)光體的景觀與藝術
  在基本上,這次慶祝雙十節的慶典雷射是對藝術作者與觀眾的關係上做了一個新的探討,以前藝術家必藉實體與觀眾交流,但此次用雷射卻只有光體而沒有實體,這次藝術家與周圍甚至全台北市的觀眾只是以雷射為交流媒體,半即興式的光學交談,此中沒有實體沒有畫布畫框,而只是用光來喚起群眾心中對國家人類的理念,提昇俗境成為光鏡,雷射光的純美成為其觀照的對象,排除人們日常一切瑣細而進入一種透明的、崇高的世界。

(十四)雷射光與大眾環境結合【參考文獻(十)】
  總統府前的雷射光芒與大眾及環境結合,所以雷射所產生的不是孤寂的心境,或形象的孤立,而是形意同在,雷射光要以生動的方式給人內心以強烈的震撼,使人性中的正義、真理、真善美產生共鳴,所以這種藝術是藝術與自我融合的藝術,是環境的與普遍的,它反對作品獨佔而提倡萬民同享,增加藝術推廣面,普遍提昇國民生活素質。

  這次慶典雷射的製作,除了以上幾點對藝術的探討外,因為時間和經費問題,有些構想原先想利用水幕代替銀幕(後來中國大陸在北京之水幕電影,曾加上雷射表演),利用高空氣球代替地面鏡球,由觀眾團體數百人,每人操作一道雷射光在天空對談之雙向藝術【參考文獻(十一)】等都無法實施。

(十五)雷射光與鄉愁【參考文獻(三)、(四)、(六)、(七)】
   雷射是一種光的同步放大器。它放出的光,光色最純,而且同步。如果我們把一道細窄的雷射光用分光器分成兩道,走了一段路後再合起來,這兩路光依舊是同步的,如水波一樣,可產生美麗的建設性或破壞性干涉條紋。

  它因為是極強極純的光,因此是明亮純粹的素材,而給我們一種極真摯的感覺。因為它是可生干涉條紋,可繞射折射把光的媒體多面性投影出來,所以是極有味道的,多樣(Variety)的形式(Form)與表現(Expression)。它能抓住我們的注意,如突見落日光輝般地引起掌聲與驚嘆,因而挖掘出我們潛意識層的多種情緒,激發我們的想像。雷射景觀不僅是一種娛樂、一種藝術,亦是一種啟智活動。譬如現在科學界所注目的人類右腦與視覺直觀之潛能,如果用雷射景觀激發之,開發新知與新的感受,則可增加我們的辨別力與想像力,擴大我們的思考力。我們如果不打坐冥想,則不能獲得生命迴授力(Bio-feedback),我們如不開啟新象,則我們的右腦永處於未開發狀態。人唯有與外界溝通才能免於現代人的孤寂與幻滅(此句話也許和羅門先生的觀點在層次上略有差別)。

  在民國七十九年八月十五日民族晚報上,詩人羅門先生發表了一篇「我對雷射景觀的感想」,他說:「現代都市文明的視覺面,已使我們的眼睛對田園山水,產生第一次可見的鄉愁,要是雷射藝術在最終不能將人溶進去,而仍以孤絕的型態繼續存在與擴展,則人類的眼睛將因此產生更嚴重的『鄉愁』,即是人對『人』自己本身所產生的鄉愁。」

  羅門先生在此所說的孤絕型態,乃是雷射景觀中基本元素的「色」和「形」(Form)。(它與物體的「形狀」(Shape)不同)它是物理的、心裡的、心理的與力學的作用共同所創出的新次元(Dimension),是屬於人類利用雷射,自物質結構中所挖掘出的宇宙。雷射景觀將一般藝術「視覺的形」推演至「絕對的形」,此種「形」乃是物體基本姿態,它的形成由於極純與極基本物質結構去繞射光線之圖樣構成。這種追求絕對的視覺美感也是今日繪畫的趨向。今日繪畫不僅要活用新的形象,而且還要開拓新的造型方法與造型領域,,以及新視野。此在立體主義與未來主義已見其發端,構成主義與新造型主義則完全脫離自然,而以抽象的型態表現。這種「科學、速度、美與快感」的冷式視覺美感空間,乃是一種非人性的純客觀純物態的世界。因此羅門先生認為雷射景觀有脫離自然,甚至人性本身而生的第一次與第二次的鄉愁的危機。

  他這種說法從非科學家或非雷射景觀的製作者的觀點來看,在一部份雷射景觀作品中也許會給人如此的印象。因為這一部份作品也許是要走未來派或走構成主義的路子。可是大部分的作品卻是要走肯定東方文化、肯定東方環境的路。這是楊英風老師在太平洋聯誼社的演講中一再強調的方向。許多雷射景觀固然在羅門看來是一種「冷然的形象世界」,甚至大多數中國人看來是現代的或西方的。可是看過景觀的每一個外國人都認為它是純東方式的,為什麼如此呢?原來藝術是經營意象的一種感知的過程。這過程中因聯想與暗示的參與,因人而異。中國人的環境是很少見到雷射景觀圖樣的,所以一看到雷射景觀的圖樣時,就把它和西方圖案與幾何構成連想起來了,而認為它是幾何式的非生命之意境。可是西方人看圖案看太多了,看了雷射景觀中柔和曲線的應用,和靜態張力的表現,立即感覺出東方哲學那種柔中帶剛的力量。雷射景觀欣賞的過程是最初由雷射極純的光和繽紛的形式,對觀賞者視覺產生震撼。其次是觀賞者經過對各種雷射光樣的形式產生習慣與瞭解,而感知其變化與統一,終於而生欣賞;此時的層次就是構成「冷然極美的形象世界」。此種層次當然沒有「情意我」在內。可是當我們經驗久了此種形式,尤其是整天製作雷射景觀的人,就如模擬宮帖或背誦古詩,久了自然生出味道來。此時景觀形式中各種情緒價值就把新客觀與觀賞者過去心意中情緒相連而得到同情,此種同情作用使我們情緒一起昇華,而感知人性上的喜怒哀樂中的「情意我」的世界。另外從雷射景觀的類別,我們也可以看出各種不同程度的「鄉愁」。雷射景觀可分三類,第一是抽象的,如席慕容的「孤星」、胡錦標的「交集」、楊奉琛的「水火木」。第二是半抽象的(Semi-abstract),如楊英風的「遠山夕照」、馬志欽的「幽浮來襲」、張榮森的「奔月」,其型態是自然中抽出,但以雷射的細紋予以單純化。第三類是具象的,如張榮森的「天問」、「陶然亭」。在半抽象語句象的經關中利用各種曖昧與變易的效果,產生景象的主動與繽紛,顧教義感覺出來東方式的師情;這兩類的作品鄉愁較輕,甚至是十分鄉土的。但是在第一類純抽象的作品中,由於雷射景觀的抽象表象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一種素樸而未經驗過的意識,因此很容易激起其自身恐懼與激情之幻象,甚至把那些尚未達到完全明瞭與正確瞭解之概念投射到外界宇宙去。此種感覺乃構成了孤絕的,有似太空、有似宗教,非鄉情式的宇宙;而當我們觀賞雷射景觀的時候,就好像聽見天體震動所發出的天際和聲,聽見唯神可以聽見的畢達哥拉斯學派(Pythagorans)所說的天際音樂(The Music of the Sphere),這種孤絕恐懼感在多次接觸與開發後會自然消失,然後代之以嬰兒張開眼睛後學習認知新世界的一種喜悅,因而開啟了我們右腦視覺新象,在多次溝通後則成為我們新的生命泉源。這三類雷射景觀引起孤寂的程度各不相同。


楊奉琛 水火木

遠山夕照

馬志欽 幽浮來襲

 

三、台灣的雷射藝術與楊英風
  楊英風是台灣雷射藝術之創始者,在1979年召開雷射推廣協會並成立大漢雷射藝術研究所,經國內科學界專家馬志欽、胡錦標、張榮森與藝術家楊奉琛之努力完成多件作品,並於1980年8月在太平洋聯誼社舉辦大漢雷射景觀展,1981年八月舉辦第一屆國際雷射景觀大展【參考文獻(六)】楊英風、楊奉琛、胡錦鏢、馬志欽四人聯展照片 ,包括雷射音樂表演、雷射藝術展,並邀請美、日、法、英、等國雷射藝術家參加,而後風起雲湧,台灣雷射藝術乃逐漸發展,有1988年台灣省立美術館之尖端科技藝術展、1981年總統府前雙十國慶雷射表演,1982年9月李泰詳的展望藝術群美的饗宴雷射音樂藝術表演【參考文獻(五)】,1984年7月光電大展:羅門、張榮森、何恆雄展出現代詩與聲光藝術,席慕容的雷射浮雕,胡錦標的雷射全像藝術。1985年4月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雷射藝術與生活特展,胡錦標、席慕容、劉海北、徐永棟、楊奉琛、張榮森、莊靈等展出雷射全像片、版畫、雕刻、攝影、幻燈等。雷射藝術作品,張榮森與羅門、何恆雄及舞者張麗芬展出光之同步、光之行蹤、雷射及波動之雷射聲光表演。【參考文獻(四)、(八)、(九)】

楊英風、楊奉琛、胡錦鏢、馬志欽四人聯展照片

四、 楊英風的雷射藝術


1956 憩

1973 東西門


  楊英風先生的藝術早年以實像為主,如裸女系列(憩 1956),後期不鏽鋼系(東西門 1973)列則以現代不鏽鋼材質,以簡潔抽象造型中。單純、光潔如宋磁的不袗鏡面反射,將周遭環境與觀者納入作品中,或以圓弧、曲線的視點柔化環境的氣圍,使作品本身圓融具足、與環境、觀者相諧,以達「天人合一」之境。【參考文獻(五)】

  研究楊英風先生的不鏽鋼作品,我們發現其作品有一致的單純性和流暢感。當一件藝術品是簡練的時候,我們不難發現其形式和內容之組合是完美的,整體的結構都有十分明白的效果和作用。巴特(Kurt Badt)解釋藝術之單純性:「單純是一種最佳的秩序化,洞察事務之本質,並有提綱挈領之效。」

  捨棄了物體表面及輪廓的雙重系統,只以一種手法和程序來重新詮釋所要表達的主題;不著重於表面的花紋和色彩,只以單純的線條表示了他的創作思路,藉由手法的統一達成了作品的單純性。

  在楊英風先生的手中,幾組線條就足以構成他心中的世界,那麼單純的情感和文化思維,將中國古老的精神再度重現,以其新的手法,簡單明瞭地刻劃出中國的美。

  每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他們從不偽造事物,而是重現事物被許許多多訊息所掩蓋的本身,以他們獨特的手法。宇宙因此而擁有了新生命,成為我們前所未見的。楊英風先生的作品省略了事物原應有的特徵,但觀眾仍能感覺到他所要表現的意念,儘管它與原物有著那麼多的不同,我們仍能一眼認出它的行貌,就因為它那簡單的線條,使我們在知覺上和原物達到了統一感。

  在楊英風先生的雷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他使用了前所未見的技術和塑材,表現了顏色和線條之間的美。雷射光的純粹度是所有光線中最高的,它所表現的顏色之彩度總是最純的,而其名度也是最亮的。使用擁有這些顏色特性的塑材來創作,更能直接表現其顏色的重要性,而強調了顏色和線條的關係。

  楊英風先生承繼其不繡鋼之現代作品手法,將雷射光之特性充分地表現了出來。

五、結論
  由以上之研究,我們瞭解到雷射光是純粹的、同調的、可相互干涉的、有全像全息特色的;它具有光的空性觀,也有能場的實性;它既虛幻又實在,它有自發自知的特性,亦有時間轉換、空間重疊的特徵;它能深入物質反應物質深處的結構美,亦可直射太空乃至無限;它與環境物我一體,可創造出四度空間的聲光世界。

  楊英風先生獨具慧眼,在其晚年全面投入,引導台灣的藝術家和科學家投身雷射藝術,使藝術家忘了自己是藝術家,通宵達旦地研究雷射技術;使科學家忘了自己是科學家,徹夜不眠地創造藝術;使人返回人的本性,而和他一同悠遊雷射光之美,我想這才是楊英風先生不同於古今中外藝術家的獨特之處,此為大師之所以為大師之令人敬佩之處。

六、參考文獻

  (一)楊英風(民79),「牛角掛書」1986.9. P97~98

  (二)張榮森(民70)「雷射在工業上的應用及發展」中央日報71年11月9日五版

  (三)張榮森(民70)「雙十國慶中的雷射光芒」聯合報70年10月22日12版

  (四)張榮森(民69)「野鴿子不再黃昏─論雷射景觀兼答羅門先生」時報雜誌52期 P30

  (五)羅門(民70)「中國雷射藝術起航了,一些感想與看法」中國時報70年9月14日12版

  (六)小曼(民71)「美的饗宴」中國時報71年3月8日8版

  (七)羅門(民70)「視覺的新大陸,國際雷射景觀,藝術在我國啟航」台灣新聞報70年8月25日12版

  (八)張榮森(民79)「射日雷射和嫦娥的故事」自然雜誌38期 P15

  (九)張榮森(民74)「科學與藝術」台北市立美術館館刊第七期 P68

  (十) "There's a Laser in your future (1988)" The economic news, 1985,4,8, NO3238

  (十一) Rong Seng Chang "Cybrog art" 尖端科技藝術展專輯,台灣省立美術館,1988,6,26

  (十二)張榮森(民72)「迎接四度空間的光電時代,從中影雷射館的成立談光電藝術與現代生活」巨橋雜誌33期 P61


Yu Yu Yang and the technology development of Taiwan Laser art

Dr. Rong Seng Chang

President, International vision optical society

Yu Yu Yang has leading the laser art group in Taiwan, as well as improving the light sculpture and the light art development. The technologies in laser arts such as interference, diffraction and the polarization technologies etc, has been explained from art point of view, we will study the laser light's art characteristics and detail discuss different art products of these artists and their technologies is 1979~1985 laser art movement which was guided and leading by Yu Yu Yang.

Key word: 雷射藝術( laser art )、 同調光( coherent )、 雷射光特性( laser light characteristic )、 全息( holo )、 繞射( diffraction )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