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 導 世 界 未 來 雕 塑 導 向 的 大 師
秦孝儀

一、會通中西藝術
  一九五九年秋,法國巴黎第一屆國際青年藝術展覽會,一位來自中華民國(台灣)的雕塑家,以一件融合殷商紋飾審美意識與魏晉南北朝佛像特徵的銅塑〈哲人〉,博得當地藝壇最高讚譽,被認為足與國際級名家巨匠互爭雄長,是「指導世界未來雕塑導向的大師」之一。這位獲得崇高榮譽的青年藝術家,就是楊英風先生。

 哲人1959

  時年僅三十三歲的楊先生,卻謙沖自牧地回應說:「與其將此榮耀加諸我個人,毋寧將之加諸我的國家,因為我作品內涵,完全是我國藝術文化的融合。」

  誠然,華夏民族造型藝術中起源最早,成就最大者,莫若雕塑。就考古發掘證驗,新石器時代已出現簡單、樸拙、抽象寫意的作品。殷商時期,日趨成熟,其立體型制之精美,紋飾之巧不可階,已令人神移心駭。及至兩漢,由於東西交通的開拓,中土雕塑藝術亦受到西方風格的影響。下逮六朝隋唐,佛教興盛;來自印度西亞的造型藝術與中原本土文化互為濡染,為中國雕塑藝術導入嶄新的局面。

  楊英風教授對於西洋美術浸淫甚深。他於雕塑之外,兼修繪畫、建築;對於中國固有的藝術文物,更是擷英挹華,孜孜攻錯。由此精詣融合,他的雕塑自自然然表現出立體、抽象、超現實的成分。尤其是楊教授作品中所注入中國人「天人合一」思想的深邃人文內涵,以之作為他雕塑創作的精神核心,正具體呈現出和諧平衡的宇宙觀與尊重自然的人生觀。


昇華1967

酒洞天1967

起飛1977

至德之翔1989

天地星緣1987

淳德若珩1993

  楊教授一直是國際間探討環境藝術的山斗,而其景觀雕塑更是其引渡融匯的契合點。從早期〈昇華〉、〈酒洞天〉、〈起飛〉,以至後期的〈至德之翔〉、〈天地星緣〉、〈淳德若珩〉等等,其景觀雕塑所追求的一項貫通主題,就是如何經由傳統文化的反芻會通,運用最前衛的材質,創造出具有時代性意義的作品,使之與社會、生活相結合。不斷追求的結果,楊教授終於創造出獨樹一幟的現代雕塑風格,非惟涵蓋了東西方的哲學體驗與對環境的敏銳觀察,亦縮短了傳統與新潮間的距離。

二、象外天地遷想妙得
  綜觀楊教授一生的諸多創作,最足以凸顯其個人獨特雕塑語言者,當屬佛像作品。他認為,佛教藝術是形上意象與藝術心靈互映互攝所構成的華嚴境界;浸潤在此象外天地,既可領略禪悅,更足妙悟精微的生命智慧。此一形上思惟與中國美學揭櫫之「遷想妙得」,適為一體之兩面。宋米友仁所謂「忘懷萬慮,與碧虛寥廓同其流」,正是藝術家由參透淨因的法門中,化宇宙動象為超曠空靈,從而表現出藝術虛靜之美。是以楊教授在佛雕製作方面,特別側重領略者與作品間之相對整體空間感;因為兩者物我相融所產生之無垠空間,始為其欲與大眾分享的「空潭印月,上下一澈」境界。

  楊教授的佛雕造像,獨鍾魏、晉、隋、唐的簡潔線條與莊嚴氣象。此一時期的中土佛雕,表現的是碩實的雙肩四肢、飽滿的耳垂、微揚的唇隅,以及彎眉、慈目、寬額、廣頤;不僅展現出佛陀的妙相莊嚴與菩薩的慈悲自在,更為中國造型藝術的審美理則,樹立了統一而最高典範。他捨棄了早期希臘風格影響下的犍陀羅造型,而代之以中國人至真至美、圓融健康的面相。這不只是根本讓佛、菩薩(阿羅漢除外)的面容神情中土化,寖假也讓佛教的意識精神中土化了。根據楊教授的體會,魏、晉、隋、唐佛雕,正是中國藝術家將生命美學應用於人體雕塑的源頭。

  在此尤當一提的是,楊教授默察晚近國內言雕塑者率皆取法歐西,而歐西之雕塑已步入超現實主義與抽象化;因此,他主張追本溯源,從歷史造型藝術的整理著手,對中國固有的美學思想與雕塑語言,做深入的探討,以期發展出迥異於西洋藝術之方向特質。楊教授髫年即為北京故都文物所震撼,施復留學東京美術學校、羅馬藝術學院,其於西洋技法復得其精髓;返國後,鑽研中國美術史,朝斯夕斯,鍥而不捨,終能自成體段。回顧其漫長的雕塑生涯,楊教授旺盛的造型創意與探索精神,實皆導源於對中國美術與西洋藝術的會通;而其美學教育的體察反思,一直是「指導世界未來雕塑導向的大師」!

 
鳳凰來儀1970 
 
 鳳凰來儀(二)1991

  孝儀與楊英風教授結識於一九七○年初的大阪世界博覽會;當時,即對其設計創作的〈鳳凰來儀〉巨型鋼質景觀雕塑傾慕不已。繼之,孝儀任職故宮博物院期間,楊教授亦曾多次出其雕塑菁華,參加「從傳統中創新」展出。去歲,楊教授男女公子奉琛、美惠、漢珩(寬謙),又以先生遺作〈鳳凰來儀II〉捐歸故宮,增益庭園景觀。凡此皆孝儀念茲在茲所懷永不忘者。

  今年,為紀念楊英風教授逝世三週年,國立交通大學與楊英風教育基金會為彰顯先生卓越藝術成就,於合作成立「楊英風藝術研究中心」之時,復舉辦「回到太初」展覽會,又復召開國際學術研討會,出版論文專集。書成付梓之頃,屬為綴文卷首;孝儀低徊嚮往之餘,謹誌數語,用弁其端。

千禧庚辰秋吉